华人法国买房记:两次购房的经验教训

  法国租赁市场还是相对具有活力,因为42%的法国人还在租房。所以法国房地产项目在今天被认为是具有保值的避风港,可以避免经济和金融环境对投资的影响,越来越多的国人在法国买房。而巴黎更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房地产投资地之一,受到了全球投资客的追捧。下面我们就来看一下华人在法国买房的两次经验教训。

  中国人最爱置房产 法国买房成热潮

  中国人对房地产一向情有独钟。据说,这是因为中国人对宅第的依赖与生俱来。俗话说,纵有家财万贯不如瓦房一间。有些游牧民族习惯迁徙,如吉普赛人,宁可风餐露宿,飘游四方,也不愿金屋银瓦,筑室返耕。而中国人大多不愿意离开故土,虽有时为谋生路或者出于其他考虑,也会举家搬迁,远走他乡。但到了境外稍有能力时,第一个想法还是要买屋置宅。在法国居住多年,我还没见到过一位尚未置房产的老华侨。身边的朋友们除了刚来乍到,还没有站住脚的,只要有一份固定收入,生活比较稳定的人,几乎都贷款在法国买房子。

  据统计,法国人的房产拥有率为百分之五十五左右,而在法国的华人基本上都在法国买房子,房产拥有率则达到百分之八九十。尽管在法国拥有房产有时并不占便宜,但中国人还是以拥有房产为成功的象征,法国买房是华人有积蓄后必做的事情。

  为什么说有时法国买房并不占便宜呢?且不说房地产市场有升有降,房子有好有坏,即使买到一套便宜的好房,也不一定意味着比赁屋居住的人更划算。因为在法国拥有房子要交地产税和物业费,这两项费用加起来的数字绝对令人眩晕。再加上银行贷款利息和保险费,在法国买房的人往往会感到压力特别大。也许正因如此,许多法国人选择了租房而不是买房。但依笔者的经验来看,从长计议的话,法国买房还是比租房更值。因为房子本身有升值空间。尽管某一段时间房地产市场会出现不景气或下滑的趋势,但总的来看,只要世界经济没有大的衰退,房地产的价格一般都会上涨。而中国人的眼光往往都放得比较长远,常常会想到子孙后代;中国人又喜欢攀比:“怎么,你买了两套房,我才买一套,不行,我也得买两套!”也不管自己是否真需要。所以,许多中国人即使知道法国买房压力大,也宁愿咬牙承受压力,在法国买房子。

  “社会住宅”政策让低收入者有房住

  本人也基于上述心态,加入了法国买房的行列。我们刚到巴黎的时候,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当时没条件买房,只能赁屋而居。但在巴黎,一个外国人想租到一套价格合理、条件适中的住房,其难度绝对大于找一个法国老公。这里的房租不但贵,而且很难找到合适的房子。巴黎同其它大城市一样,住房很紧张。本国人住房都不容易,外国人就更难了,在法国买房也成为一个亟需解决的事情。

  为了照顾低收入家庭,法国政府早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就推出了低租金住房政策。当时正值二战过后,百废待兴,大批外国劳工进入法国。于是法国建起了一栋栋的劳工住宅。这些外国劳工日后又带来家属子女,形成一批又一批的外国移民。为了解决他们的住房,政府建起了高层社会住宅,也叫低租金住房。这些房子的租金便宜,地段大都在北郊,其租金比市场上的租金要低一半或三分之一。

  法国各省为此还专门成立了低租金住房管理局和社会住房管理局。后来随着劳工的减少,这些低租金住房就成了外国穷人的住房。但法国的低租金住房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申请的,只有低收入的人才有申请资格,而且申请的手续极为复杂,等待的时间也往往很长。低租金住房和社会住房也有好坏之分,好的房子主要指地段好,或在城里,或在比较好的郊区,差地段在远郊或治安差的郊区。此外,有些社会住房档次更高一些,比如照顾低收入公务员的房子,但这种房子只能在公务员所在单位内部才能申请到。此外还有市政府属下的社会住房,租金也较便宜。越来越多的华人青睐在法国买房而不是租房。

  在法国买房时要注意,法国人非常看重好地段,宁可不要低租金住房也不愿意住在差地段。除非经济条件实在太差,迫不得已才会搬到差地段去。因此差地段的廉租房比较容易租到。在法国申请低租金住房,也有作弊走后门等问题,针对的主要是在巴黎好地段的房子。一些有门路的法国人会想方设法弄到一套在巴黎市区较好地段的低租金住房。法国前总理阿兰朱佩当时就因为给儿子弄了一套租金较便宜的社会住房,遭到反对派和媒体的猛打猛轰。

  许多中国人不知个中奥妙,以为在法国买房只看大小,越大越值。本人申请社会住房一年后居然分到一套大房子,房子在北郊,有快线地铁直达。一套房子三室一厅,非常宽敞。房屋造型也别具匠心,附近还有街心公园,各种设施一应俱全。当时真是喜出望外,心里也暗暗纳闷:都说申请廉租房不容易,我们怎么申请了不到一年就拿到了?可是搬进去不到半年,才明白怎么会事。

  在法国买房时要注意,巴黎北郊住的几乎全是外国移民,大部分移民来自北非等不发达国家,很多移民失业,靠吃国家救济金度日。这里的治安状况很差,经常有抢劫偷盗的事件发生。不仅如此,在房子里住着也不舒服。我们楼上住着一家来自马里的外国移民。男的四十岁,没工作,有两个老婆,共生了十个孩子。我不说谁都明白了,住在他家的楼下除非两耳失聪,否则根本无法正常生活。此外,邻居多是穆斯林,我们如果炖排骨,煎火腿,邻居的脸色可就不好看了。有一阵我家大门外走廊里的灯泡总被人拧掉,后来才知道是邻居不满我们炖肉干的恶作剧。我们的孩子也常被人骂“中国猪”。不到半年,我们就觉得再也住不下去了,匆匆搬了出来。幸亏早早离开了那里,前不久巴黎郊区发生骚乱,就在我们原来住过的地方附近。

  为了改变穷人聚集在一起容易引起社会问题的局面,法国最近一个时期一直在检讨低租金住房政策。在政府低租金社会住房管理局工作的胡博士对我说,以前法国将低租金住房集中建在北郊或其它一些郊区,这就形成外国移民聚集在一起的局面。随着近年来宗教矛盾升温,移民失业率高,非法移民增多等因素,就形成了“问题郊区”。目前,法国政府决定在社会住房政策上遵循居民成分多元化的新理念。也就是说不能将所有的外国移民和穷人聚集在一起,而是让他们分散居住在各种类型的居民区;即使是在某一栋低租金住房和社会住房内,也尽量安排不同种族、不同宗教信仰、不同文化的居民共同居住。这样,可以降低清一色的族群聚众闹事的可能性。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有路xx”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归有路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授权使用的转载需注明出处。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也不代表有路赞同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