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不易:离谱房价让温哥华难称宜居城市

仅仅2015年春节期间,中国移民家庭团聚的时刻,中国国内游客集中到访的高峰,被称为富人区的温哥华西区2月共118栋房子出售,其中售价在400万加元以上的住宅,75%的买家都与中国大陆的钱有着相当大的关系。不久,当地那栋价值5180万加元(合人民币2.6亿)的豪宅被中国买家以高于挂牌价200万加元拿下后,整个温哥华都沸腾了,这是温哥华所在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省(BC省)有史以来最贵的住宅置业之一。

对当地地产经纪来说,这是个开门红的好年景,400万加元以上的豪宅,5年间增长超过400%,即便如此,买涨不买跌的市场让富人以及开发商抢独立豪宅的offer就像抢白菜。加拿大独立豪宅的地的产权是屋主的,而且是永久产权,和中国70年产权只买了个高层公寓空间比起来,怎么比都觉得巨划算。于是,在寸土寸金的温哥华,不怕豪宅房子烂,那是可以拆掉重盖的,就怕抢不到有地的豪宅。现在温哥华西区的几条主干道的临街独立房(通常说的house)基本是连片出售,卖给开发商后,拆掉盖成高层公寓。现在行走在温哥华,不论是以富人区著称的温哥华西区,还是枪案不断的大温刑事案高发区素里,或者白人喜欢养老的“离天堂最近的地方”——白石,到处都是竖着的塔吊,到处是沸腾的工地。仅温西甘比街沿线就有不少于三处正在施工的工地。一间600尺(50多平米)的临街公寓在期房阶段就叫价56万加币。即便如此,房子未竣工就已经挂出SOLD(售罄)的牌子。这样的房子,工薪阶层不会买来自住,这么小的空间要耗尽他们的财力,那肯定不值得。但因为交通便利,紧邻学校、地铁,这都是上班人考虑的住房要素,最后还是被投资客买了用来出租,一本万利。于是,温哥华当地强烈的反对声起:“我们的子孙将来要用天价租金向外国房东租房子。”

富人抢豪宅的offer,穷人也跟着疯狂。在大温地区的素里小城,一个高层楼盘开盘头一天就卖掉300套,由于最便宜的单元房不足10万元引发抢购热潮。排在第一位的买家专程从别的省赶来,凌晨4点半就已到场,到正式开卖时,群情汹涌。现场华裔买家比例很高,很多留学生父母考虑给留学的孩子买房,即便将来离开,可租可卖,算是孩子留学时顺带手的投资。

还有很多新开发的公寓楼盘直接到中国去推广。然后有北京、上海的热血之士看着图纸就把房子订了。有略微谨慎的,向温哥华当地朋友咨询,当地人告诉他们,你知道吗,你的房子就在温哥华机场的主航线下,你家阳台上空经过的飞机将来能和机场塔台的繁忙一较高低。即便如此,北上广等大城市的有钱人仍觉得温哥华的房价和国内比起来性价比更高。就是这样一种比较,加上加币对人民币汇率的下降,从曾经的1:7到现在的1:5,让中国人投资温哥华房子的热情高涨。能在海啸期间把超市的盐买空的中国人,能旅个游就把日本马桶盖买到脱销断档的中国人,可以脑补一下在温哥华买房子的疯狂。

尽管一再有言论说,不是外国买家推高了房价,但是历年的移民数据和各种机构的报告还是把矛头指向了华人群体:进入温哥华的投资移民人数为全球之最,为当地带来大量资金抬高了房价,而投资移民涌入温哥华的情况已持续十年,当中主要来自中国;同期,温哥华当地的房屋平均价格与收入比也翻了一番。

纽约和新加坡这两个城市生活成本都很高,但在房价的“不可负担水平”方面,则远远比不上温哥华。温哥华的可支付水平(房屋价格/收入比为10.6),纽约(6.1),新加坡(5.0)。大温地区的房价飙升,政客们怕丢选票,逃避问题。温哥华本地人怒火难以发泄,于是在市中心发起游行示威,这也是温哥华首次号召中产阶级上街头抗议高屋价的示威活动。房价已非只影响自己想要拥有房子的老百姓或贫穷人士,即使有房者也会忧愁下一代难保有自己的家。

温哥华信贷联盟(VanCity Credit Union)刚刚公布的一份报告说,温哥华地区的高房价可能使流动性极强的1980到2000年期间出生的人离去。因为大温地区的房价持续上涨,与大部分职业所提供的工资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而这一代人中93%有购房目标。他们因此可能大批离开温哥华,并造成当地的劳动力短缺。

一个温哥华车行的华人业主,拥有80多辆车,且生意不错,他的收入只够资格申请贷款买一个价值70万、建于1969年的房子。他老婆整天盼望换一个不担心漏水,带地暖的房子,之前他给老婆承诺说5年,现在想都不用想,就这样的房价涨势,5年后不知道涨成什么了。他更担心的是他的孩子,他说,照这个趋势,他三个小孩即使有本事读大学,出来后想买房肯定买不起!肯定要啃老!

正如游行示威集会发起人Eveline Xia所说,此波房屋涨价让很多人将怒火撒向了中国买家,加拿大当地华人也被贴上了抢房、抢地的标签,但很多人忘了,不富裕的华人也是这一波高屋价现象的受害者。

朋友是个很有才情的建筑设计师,最近在温哥华除了正常上班,手里私活儿不断,忙得夜以继日,连见面喝杯咖啡的功夫都没有。至于曾经向往的温哥华的明山秀水、各种节庆狂欢基本没空参与。在这个行当里浸淫多年,她看着她的中国客户就这样买房、拆房、盖房、卖房,然后财富不断积聚,乐此不疲。于是她也动了心,想着是不是能把自住的房子抵押贷到款,买个有地的house,翻盖后挣点儿“大钱”。但这种赌上身家性命的事情,也就是头脑发热时的片刻激情,冷却下来后,仍旧要面对的是财富资本的大手笔对多年学习工作修炼来的智力资本的无情碾压。现实就是每天在这个行当里看着既不会说一句英语、也不懂建筑的人一掷千金买房子置地然后转手就挣钱。自己设计要上网查政府规划、查各种细则,密密麻麻的英语读到恶心,画图画到头晕眼花,那个小小蜗居的贷款还没还完。即便这么加班加点,日子过得还经常入不敷出,艰难应对着温哥华跟着房价抬高了的地税和物价。

在中国国内4年建筑本科、加拿大两年的当地学历,十几年国内外职场经验的累积,到头来生活仍旧是拉着磨盘的毛驴一样在原地打转。这就是温哥华给一个时刻面临阶层不断下坠的中产白领的所有情绪。难怪她昔日的同行已经有人放弃了年薪不菲的西人设计室工作,转投到某中国开发商旗下,在温哥华过起了中国式火热的生活,除了陪着投资人看房、看地,还得陪着到歌厅、赌场happy。所有这些就为了供养一座房、两部车和两个娃时不至于那么捉襟见肘的拮据。

再看加拿大统计局今年最新数据,温哥华荣膺全国“最不幸福”城市的首位。被这样的房价碾压,温哥华的宜居对大多数人来说已经变得支离破碎。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有路xx”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归有路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授权使用的转载需注明出处。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也不代表有路赞同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