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师:将有更多整合 共用工作空间市场明年增长料放缓

分析师:将有更多整合 共用工作空间市场明年增长料放缓

订户

来自 / 联合早报

文 / 陈婧

图 / 李利群

发布 / 2019年12月12日 3:30 AM


分析师认为,灵活工作空到达高位,再加上中央商区空置商减少,预计明年灵活工作空的增幅将一步收窄至24%。

本地共用工作空间(co-working space)市场今年继续快速扩张,但业界“一哥”WeWork上市失败,加上明年经济放缓,都为这个新兴行业带来不确定因素。

受访房地产分析师预计,共用工作空间市场明年将放慢增长步伐,也将迎来更多整合。大型业者将与房地产发展商和办公楼业主强强联手,小型业者则面临出局或被吞并的压力。

高力国际提供给《联合早报》的数据显示,包括共用工作空间和服务办公室在内,目前全岛约100名业者经营超过200个灵活工作空间,净可出租面积为370万平方英尺,比去年增长约70万平方英尺,但增幅已从去年的35%放缓至24%。

高力国际新加坡研究部主管宋明蔚认为,灵活工作空间增长已经到达高位,再加上中央商业区空置商业空间减少,预计明年灵活工作空间的增幅将进一步收窄至24%。

高纬环球统计则显示,本地共用工作空间总面积达230万平方英尺,其中由WeWork、JustCo和IWG等主要业者经营的空间面积超过100万平方英尺,比去年的60万平方英尺增长近七成。

高纬环球东南亚区研究部主管李敏雯指出,随着全球经济放缓,更多公司将削减成本预算,他们可能转而考虑更灵活和可负担的办公空间解决方案,这对共用工作空间来说是利好消息,可能会有更多跨国公司成为租户。

“不过,如果经济逆风过大,情况可能不会那么乐观。要是办公楼租赁市场疲弱,租户也因经济低迷而面对现金流问题,导致无法缴纳租金,共用工作空间的利润也会随之受压。对此,业者需要格外小心。”

WeWork风波警惕业界

共用工作空间市场今年最大的新闻,莫过于行业巨头WeWork遭遇“滑铁卢”。原定今年上市的WeWork,却被招股书暴露出连年亏损,导致估值迅速缩水。集团上市计划因此延后,创办人兼总裁诺依曼(Adam Neumann)随之离职,并宣布全球裁减20%员工。

WeWork去年在本地连开九个空间,今年放慢扩张步伐,仅新增三个空间,分别位于百得利路(Battery Road)、克里门梭道(Clemenceau Avenue)和布连拾街(Prinsep Street)。

本地业者JustCo创办人兼总裁龚万鑫受访时坦言,WeWork风波让办公楼业主在选择合作业者时更加谨慎。“他们希望与稳定、可靠和可持续的业者合作,从而为业务增值。”

龚万鑫强调,公司向来遵循有纪律的扩张之道。“强大的企业治理和财务谨慎是促使我们发展壮大的关键因素,也会继续支撑我们的业务。”

JustCo今年增长势头不减,旗下空间从19个翻倍至40个,分布在新加坡、上海、首尔和悉尼等八个亚太城市,总面积突破50万平方英尺。公司不久前还获得日本建筑与房地产公司大东建托(Daito Trust Construction)投资7400万美元(1亿零62万新元),未来两年计划在日本开设七至九个空间。

龚万鑫透露,集团也打算进军香港和马来西亚等市场,但会根据市场环境和业务情况谨慎推进扩张。

市场迎来整合

随着行业增长放缓和市场逐渐饱和,李敏雯预计本地共用工作空间市场将迎来整合,未来也会有更多项目以联营形式推出。她说:“具有区域或全球业务网络的业者能争取到更多投资,也能通过合作来分担风险,比小业者更具优势。”

宋明蔚认为市场将通过两种形式进行整合,一是业者和房地产发展商和办公楼业主联手合作,二是大公司收购小业者。“随着市场竞争加剧,业者也需要提供更与众不同的产品和服务,才能脱颖而出。”

高力国际报告显示,本地超过八成灵活工作空间都位于中央商业区,其中莱佛士坊一带最为密集。不过,位于乌节路、政府大厦和美芝路的空间也有增加趋势。

除了办公楼,酒店和商场也成为共用工作空间据点。今年重开的莱佛士酒店,就有1万5000平方英尺被共用空间业者The Great Room租用。IWG旗下的Spaces也进驻莱佛士坊一号的商场和111索美塞的零售空间。

 


杨潇

新加坡

品牌网店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533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