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上千万中国人正在淘金

“Africa”在拉丁语中是被太阳灼烧的意思,在今天,有数以百万计的中国人在那里燃烧着,奋斗着。去非洲打拼的中国人,绝大多数都不是因为“想去”,毕竟那里远离故乡两万里。


他们中有一部分是看到了非洲的潜力,但更大一部分是因为在国内他们已很难实现快速飞跃。初步估算,有上千万的人中国人分布在非洲各国打拼。比如我们认识的小L。大专毕业,没有特殊才能,这样的情况在国内很难进入好企业,拿高收入。但在非洲,他负责与当地工厂对接谈判等一切事务,月薪达到了2万人民币,而且其他一切费用(吃喝拉撒住)都由公司承担。在这里2万块的购买力是很强的。比如埃塞俄比亚人均年GDP是800美金左右,换算一下,也就是月均450人民币。注意了,GDP不等于人民收入,里面要剥离掉很多因素。

 

据我对十几种职业的调研,在埃塞首都地区人均收入应该是在500~800元之间,而在埃塞的农村这个数字可能约等于0,就是活命就行。其他撒哈拉以南诸国,大体亦如是。非洲国家的经济总体上是由北向南越来越差的(不含马达加斯加这样的岛)。最南端的南非稍微好一点,在20年前已经是发达国家了,但是现在又变回了发展中国家。

 

而撒哈拉以北的比如埃及,在二三十年前还很不错,但现在也很一般。首都开罗的普通人工资也就是在1000~1500人民币一个月之间。我们认识一个中资企业的阿拉伯翻译,收入是4000元左右,属于当地的高收入人群,对他来说就和十几年前中国人进了跨国企业一样满意。

 

小W也是如此。他的人生目标是游历不同国家,因此普通大学毕业后就在游轮上的免税店工作,去过十几个国家,后来到了坦桑尼亚的一个中国工厂做翻译,因为长得人高马大,就兼任了保安队队长。

 

在非洲这样的年轻人有很多。他们来的时候,并非是佼佼者,但因为能吃苦,接地气,有耐力,加之时间和经历累积的壁垒,反而成为了当地的精英。比起国内的精英而言,他们更懂当地市场,更能够在异国他乡生存,因此如今反而受到了出海企业的青睐。

 

在埃塞首都有一个理发店叫“王雪理发店”,几乎所有当地的中国人都去她那里理发,理一次80元人民币,折当地货币400比尔。因为有了理发这个刚需入口,她逐渐扩大经营做了饭店、旅店,并经营着一些农副产品的批发等,日子过得蒸蒸日上。但如果在国内,她可能只是发型总监Tony老师的小助理。

 

没有一代年轻人是容易的。他们或离乡背井,或艰苦奋斗,只有靠自己去赢得真正的尊重。

 

一将功成万骨枯,不是所有人都能走上金字塔之巅。但那些走得更远一点的人,那些不抱怨的人,或许会得到更多的回报。这是我从在非洲的那些中国年轻人身上看到的。他们不像国内很多人每天花大把时间在网络上吐槽,而是扎根在市场中。他们都不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但他们通过闯荡确实过得更好。

 

这个时代最怕的是,读书时不上不下,工作时不能吃苦,又没有特殊技能,还喜欢抱怨,那么就只能在抱怨中度过一生了。

非洲的大市场

若无对一个市场的深入了解,则所有的一切都是空中楼阁。所以这里我一定要普及一些关于非洲的基础认知,才能让你理解非洲生意的原理。(但是如果真的要去那里做生意,还得根据自己行业自己去看,以下只是基础)

 

常识一:非洲不是一个单一的市场

 

非洲系列一篇文章是说不完的。

 

因为非洲市场极为分散,且错综复杂。在非洲,看上去都是黑人,但他们的黑是不同的黑。比如埃塞俄比亚人就认为自己不是黑人,是棕色人种。

 

非洲以撒哈拉沙漠为界,北部大多受欧洲和阿拉伯世界的影响巨大,比如埃及虽然身处北非,但其实是个阿拉伯国家。北非的黑人比例不高,要越过撒哈拉,才算进入了真正的非洲。

常识二:整体分散

 

非洲的人口分布极不平衡。

 

非洲有52个国家,其中面积超过200万平方千米的只有三个,超过100万平方千米就是大国。大多数只有几十万、甚至只有几万平方千米。也就说,他们那里一个国家和我们一个省差不多,有的国家还没有一个直辖市重庆大。

 

而在尼日利亚这样的人口第一大国里,人口高达1.7亿,并有可能在30年内成为仅次于中国的人口大国;而人口最小的国家——毛里求斯仅有125万人。

 

在尼罗河沿岸及三角洲地区,每平方千米约1000人;而在撒哈拉、纳米布、卡拉哈迪等沙漠和一些干旱草原、半沙漠地带,每平方千米都不到1人,还有大片的无人区。

 

常识四:中国是非洲第一大贸易伙伴国

2008年中非贸易额首次突破千亿美元大关,2009年中国首次成为非洲第一大贸易伙伴国。至今,中国连续9年都是非洲第一大贸易伙伴国。

总结

 

通过以上的总览,我们可以明确几个点:

 

1. 非洲市场并不是网络上那些人瞎说的“正在超高速发展”。

 

2. 非洲市场的板块分化很严重,没有很深的耕耘,就不要瞎讲什么“一个标准,五十二国复制”这样的事情了。

 

3. 在非洲做生意并不是简单的降维打击,虽然从你需要运用的商业逻辑来说,可能都很简单,但是实操的复杂性和风险比国内更大。

 

4. 理性看待非洲市场至关重要。所谓理性就是既有期待,也不低估,更不狂热。

 

而最终的一个结论是,偌大的非洲不具有市场的统一性。

 

这一结论非常简单,但极其重要,将贯穿于所有企业在非洲的经营准则中。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有路xx”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归有路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授权使用的转载需注明出处。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也不代表有路赞同其观点。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533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