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与美国:一个菲律宾家庭移居德克萨斯30年

1987年,杰森·德帕尔(Jason DeParle)是《纽约时报》的一名年轻的美国记者,研究菲律宾的贫困问题。幸运的是,他成功地融入了一个家庭,住在马尼拉一个泥滩上的棚户区的一个破旧棚屋里。

好运变成了30多年的友谊,他跟着一个当地家庭的三代人的故事在两个更大的全球移民的照片——从马尼拉到波斯湾到美国——以及更多的亲密看成为美国意味着什么。

上世纪80年代,当他数一次去菲律宾报道这个家庭时,他是否在考虑移民这个更广泛的问题

“我甚至没有考虑过移民。我去菲律宾是因为我对发展中国家的贫民窟生活很感兴趣,最后我搬到了一个家庭,结果发现移民是他们生存的方式。这家人的父亲是沙特阿拉伯的一名外来工,母亲用他寄回来的钱在家抚养五个孩子。多年来,这五个孩子都长大了,和父亲一样成为了海外工人。所以,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开始意识到移民对他们有多么重要,当然对整个世界也是如此。”

“我去找一个修女,她住在这个棚户区,在这里工作,我想说服她代表我去找一个家庭。她有点不情愿,但最后还是同意了,让我过几天再来。我当然认为她会利用这段时间谨慎地提出这个问题,但她却抓住我的手,带我穿过小巷,当场把我拍卖给她(找到的)第一个家庭。所以,第一个女人——我只认识他加禄语,足以理解这个女人的恐惧——他说,‘不,妹妹,这是不可能的。第二个女人也说了同样的话,第三个女人吓得说不出话来。克莉丝汀修女这时已经失去了耐心,她跺着脚走开了,说:“如果你不想要他,就把他转给别人,如果他病得太厉害,就别给他做什么特别的东西。”然后就离开了我和这个吓坏了的女人,彼此对视着。我不知道我们谁更害怕。她最终屈服于她认为是克里斯汀修女的愿望…为了让我搬进去,也为了让我离开那里,我建立了一生的友谊。...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会在那里待上一两天,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会在那里。我的意思是,我们都不知道计划是什么。没有计划。”

关于通过移民克服贫困的家庭

“家里最大的女儿生来就患有先天性心脏病,需要父亲负担不起的药物和医疗护理。有一次,在为他的女儿担忧多年之后,他跪倒在地,祈求上帝:“要么带她上天堂,要么让我拥有她。”这是他的祈祷:“帮助我,帮助她,或者把她带走。”几天后,上帝以一种神秘的方式回答了这个问题,他在沙特阿拉伯提供了一份工作,薪水是他父亲、我的朋友埃米特(Emet)在马尼拉挣的10倍。因此,这将意味着离开他的家庭两年,生活在一个伊斯兰专制国家,那里虐待工人的故事很普遍,但这将使他的家庭收入增加十倍。因此,从经济上讲,他的家庭开始了向中产的长期提升和转型。”

这本书记录了这个家庭几代人的转变

这本书讲述了三代人的故事。因此,父亲埃米特是第一代。主要是男性前往波斯湾,尤其是沙特阿拉伯。在1973年石油禁运之后,波斯湾国家拥有丰富的石油美元,却缺少工人,他们需要大型建筑工程来修建道路、机场、医院和桥梁,这些人去做了很多繁重的建筑工作。

“在第二代移民中——书中的主要人物是埃米特的女儿罗莎莉——移民女性化了,而那些要出国的移民,尤其是来自菲律宾的移民,大部分是女性,她们经常要做护理工作:家政工人、护士、护理助理。所以,工作的性质改变了,移民也改变了。”

他认为人们可以从科摩达家族的故事中学到什么

“嗯,两件事。我认为现在的叙述主要是关于非法移民、非法移民和边境危机的讨论,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问题。但是美国四分之三的移民是合法移民,就像罗莎莉一样。

“其次,我认为特朗普总统将移民问题描述为一种威胁,移民对我们的就业、财政预算、公共卫生和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罗莎莉没有接受美国人的工作。她被一家美国医院雇佣来填补它无法填补的空缺。一场飓风袭击了德克萨斯州的加尔维斯顿,导致医院关闭,医院花了数年时间试图吸引足够多的护士回到岛上,全面重建医院。经过多年的挫折,当它找不到足够的护士时,它才在国外招募。所以,她是20名外籍护士中的一员,来帮助提供医疗服务,改善社区的医疗服务。在三年的时间里,她的孩子们不仅学会了英语,还失去了他加禄语,上了光荣榜。他们在郊区买了一所房子。


文/有路

文章内容源引自wbur.org,如有侵权请联系有路删除。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533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