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么问题需要咨询?

免费在线咨询

问: 如何评价 2016 年 11 月 8 日美国总统大选结果?
要你所有
2016-11-08 00:00
柯立芝 美国总统 北京时间
相关问题: 2016 美国大选投票已正式开始,特朗普和希拉里的形势如何? 新华社快讯:美国东部时间8日零时(北京时间8日13时)刚过,美国新罕布什尔州迪克斯维尔山口的选民率先投票,这标志着四年一度的美国总统选举投票正式开始。 北京时间11月9日中午,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结果出炉,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John Trump)在投票中一举击败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Diane Rodham Clinton),…
回复 如何评价 2016 年 11 月 8 日美国总...
回答数8
收到赞13
在这个时间点,我默默地向这个人致以最高级别的敬意。

维基解密网站主页新刊登了如下声明(2016年11月8日)
wikileaks.org/Assange-S

Assange Statement on the US Election
阿桑奇对美国大选的声明

8 November 2016

By Julian Assange


In recent months, WikiLeaks and I personally have come under enormous pressure to stop publishing what the Clinton campaign says about itself to itself. That pressure has come from the campaign’s allies, including the Obama administration, and from liberals who are anxious about who will be elected US President.

在近几个月,维基解密和我个人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去阻止克林顿选举团队的任意妄为。这份压力来自于民主党选举同盟,包括奥巴马当局,以及对于将要被选为美国总统之人感到焦躁不安的自由主义者们。


On the eve of the election, it is important to restate why we have published what we have.

在大选之夜,非常有必要再次重申为什么我们公布了我们所拥有的信息。


The right to receive and impart true information is the guiding principle of WikiLeaks – an organization that has a staff and organizational mission far beyond myself. Our organization defends the public’s right to be informed.

接受与传递真实信息的权利一直是维基解密的固有原则——这是一个拥有团队与任务编制,远超于我个人的组织。我们的组织守护着公众的知情权。


This is why, irrespective of the outcome of the 2016 US Presidential election, the real victor is the US public which is better informed as a result of our work.

这就是为什么,无论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的结果如何,真正的胜利者是:对事实真相更加了解的美国公众。这也是我们工作的成果。


The US public has thoroughly engaged with WikiLeaks’ election related publications which number more than one hundred thousand documents. Millions of Americans have pored over the leaks and passed on their citations to each other and to us. It is an open model of journalism that gatekeepers are uncomfortable with, but which is perfectly harmonious with the First Amendment.

美国公众彻底接触了维基解密公开的与选举相关的材料,总共超过10万份文件。成千上万的美国民众凝视着这些信息,互相引证传递并给到我们反馈。这是个很好的新闻业模型,也是令一些“守门员”们感到非常不适的。但是这与第一修正案完美和谐匹配。


We publish material given to us if it is of political, diplomatic, historical or ethical importance and which has not been published elsewhere. When we have material that fulfills this criteria, we publish. We had information that fit our editorial criteria which related to the Sanders and Clinton campaign (DNC Leaks) and the Clinton political campaign and Foundation (Podesta Emails). No-one disputes the public importance of these publications. It would be unconscionable for WikiLeaks to withhold such an archive from the public during an election.

被我们公开的获取到的材料,涉及政治、外交、历史或者伦理道德,并不曾在世界上其他地方公布过。当我们得到满足以上条件标准的材料,我们会公布。我们获得了关于桑德斯与克林顿选举(DNC泄漏邮件),克林顿政治活动,以及克林顿基金会(Podesta邮件)的资料。没有任何人怀疑这些资料的公开对于公众的影响力。如果维基解密组织在大选期间保留这些材料不让公众知晓的话,我们在良心上无法接受。


At the same time, we cannot publish what we do not have. To date, we have not received information on Donald Trump’s campaign, or Jill Stein’s campaign, or Gary Johnson’s campaign or any of the other candidates that fufills our stated editorial criteria. As a result of publishing Clinton’s cables and indexing her emails we are seen as domain experts on Clinton archives. So it is natural that Clinton sources come to us.

与此同时,我们无法公布自己并不拥有的资料。直到现在,我们还没有获得关于唐纳德·特朗普选举的相关信息,或是吉尔·斯坦因的选举,或是加里·约翰逊的选举,或是任何其他候选人的资料符合我们的资料审核标准。由于公布了克林顿文件及其对邮件进行索引,我们看上去更像是克林顿档案的专家。其实克林顿的资料到我们这里很正常。


We publish as fast as our resources will allow and as fast as the public can absorb it.

一旦我们的的情报资源达到标准,我们立即会公开发布, 然后公众会最快速度吸收这些信息。


That is our commitment to ourselves, to our sources, and to the public.

这是我们对自己的承诺,对我们的信息源头的承诺,对公众的承诺。


This is not due to a personal desire to influence the outcome of the election. The Democratic and Republican candidates have both expressed hostility towards whistleblowers. I spoke at the launch of the campaign for Jill Stein, the Green Party candidate, because her platform addresses the need to protect them. This is an issue that is close to my heart because of the Obama administration’s inhuman and degrading treatment of one of our alleged sources, Chelsea Manning. But WikiLeaks publications are not an attempt to get Jill Stein elected or to take revenge over Ms Manning’s treatment either.

去影响选举结果并不是出于个人的愿望。民主党和共和党候选人们都对举报者们表现出了敌意。我在吉尔·斯坦因(绿党候选人)开始竞选之时开始发言,因为她的平台显示了他们需要保护。这是我心中一直惦记的事情,因为奥巴马当局曾残忍及可耻地处置我们宣称过的信息源之一,切尔西·曼宁。但是维基解密公布的材料并不是为了帮助吉尔·斯坦因竞选成功,也不是为了替曼宁小姐进行复仇。


Publishing is what we do. To withhold the publication of such information until after the election would have been to favour one of the candidates above the public’s right to know.

我们所做的只是出版公开。如果保留这些材料直到大选结束,这会使其中一名候选人正中下怀,也使公众失去了知情权。


This is after all what happened when the New York Times withheld evidence of illegal mass surveillance of the US population for a year until after the 2004 election, denying the public a critical understanding of the incumbent president George W Bush, which probably secured his reelection. The current editor of the New York Times has distanced himself from that decision and rightly so.

说到底我们这么做是因为,当年纽约时报保留了非法大量监察美国人口的证据将近一年时间,直到2004年选举为止都拒绝公布对时任总统乔治·W·布什的决定性信息,结果可能导致了他的再选受到保护。可想而知的是,现任纽约时报总编极力撇清了自己与此事的关系。


The US public defends free speech more passionately, but the First Amendment only truly lives through its repeated exercise. The First Amendment explicitly prevents the executive from attempting to restrict anyone’s ability to speak and publish freely. The First Amendment does not privilege old media, with its corporate advertisers and dependencies on incumbent power factions, over WikiLeaks’ model of scientific journalism or an individual’s decision to inform their friends on social media. The First Amendment unapologetically nurtures the democratization of knowledge. With the Internet, it has reached its full potential.

美国更有激情地保护着言论自由,但是第一修正案只有在不断反复实践中才能真正存活。第一修正案明确保护防止着企图阻止人们发言以及自由出版能力的尝试。第一修正案不会给予传统媒体特权,即使是在其企业广告和对当权集团的依赖下,维基解密的科学性新闻模型或是独立个人通过社交网络传递信息的权力依然受到保护。第一修正案毋庸置疑地养育着民主化知识。随着因特网的发展,其潜能达到了完全的释放。


Yet, some weeks ago, in a tactic reminiscent of Senator McCarthy and the red scare, Wikileaks, Green Party candidate Stein, Glenn Greenwald and Clinton’s main opponent were painted with a broad, red brush. The Clinton campaign, when they were not spreading obvious untruths, pointed to unnamed sources or to speculative and vague statements from the intelligence community to suggest a nefarious allegiance with Russia. The campaign was unable to invoke evidence about our publications—because none exists.

即便如此,几周前,让人回想起参议员麦卡锡的策略(即美国五十年代由参议员麦卡锡发起的麦卡锡主义运动,毫无证据地指控他人对美国不忠,是共产党等等),维基解密、绿党候选人斯坦因、格伦·格林沃德(律师、新闻从业员),以及克林顿的主要参选对手被一把红色的大刷子涂了一身。克林顿选举团队,当他们散布显而易见的虚假消息,指向无法验证的信息源或是推断出模糊不清的声明来描述效忠于俄罗斯的不法邪恶力量之时,克林顿选举团队还是没法找到与我们的公开材料相关的不利证据——因为根本不存在那些证据。


In the end, those who have attempted to malign our groundbreaking work over the past four months seek to inhibit public understanding perhaps because it is embarrassing to them – a reason for censorship the First Amendment cannot tolerate. Only unsuccessfully do they try to claim that our publications are inaccurate.

最后,那些尝试去诽谤我们开创性成果的人在过去的四个月去禁止公众了解我们,可能因为这对他们是个大大的尴尬——这会成为第一修正案无法容忍的审查制度的原因。他们声明我们的材料不准确,这份努力最终是失败徒劳的。


WikiLeaks’ decade-long pristine record for authentication remains. Our key publications this round have even been proven through the cryptographic signatures of the companies they passed through, such as Google. It is not every day you can mathematically prove that your publications are perfect but this day is one of them.

维基解密十年来的清白记录依然继续保持着。我们的这一轮的关键性解密档案里包含的如谷歌这这样公司的数字签名,充分验证了其信息的可靠性。并不是每一次都可以从数学上去佐证我们公布的档案是真实完美的,但这次是个例外。


We have endured intense criticism, primarily from Clinton supporters, for our publications. Many long-term supporters have been frustrated because we have not addressed this criticism in a systematic way or responded to a number of false narratives about Wikileaks’ motivation or sources. Ultimately, however, if WL reacted to every false claim, we would have to divert resources from our primary work.

我们遭受了强烈的批评,主要来自于克林顿的支持者们对我们的公布材料。许多我们的长期支持者们非常沮丧,因为我们并没有用系统化的方式理睬这种批评,或是回应对于维基解密动机、信息源的虚假叙述。然而最终,如果维基解密对每一份虚假声明都去回应,我们就不得不将精力与资源从主要工作中分散出来了。


WikiLeaks, like all publishers, is ultimately accountable to its funders. Those funders are you. Our resources are entirely made up of contributions from the public and our book sales. This allows us to be principled, independent and free in a way no other influential media organization is. But it also means that we do not have the resources of CNN, MSNBC or the Clinton campaign to constantly rebuff criticism.

维基解密,就像所有的出版者一样,终极目标是对其投资者负责。那些投资者就是你们。我们的资金源完全来源于公众捐赠和我们出版的书籍销售。这让我们保持自己的原则,独立并自由,没有其他任何一家有影响力的媒体机构可以做到。但是这也意味着我们不拥有如同CNN / MSNBC,或是克林顿选举团队所拥有的资源去持续性对抗批评。


Yet if the press obeys considerations above informing the public, we are no longer talking about a free press, and we are no longer talking about an informed public.

但如果媒体思前想后对过多因素进行考量与顾虑,甚至越过了让公众知情的原则,我们就不是在谈论一家自由的媒体了,我们也不是在讨论公众知情权的问题了。


Wikileaks remains committed to publishing information that informs the public, even if many, especially those in power, would prefer not to see it. WikiLeaks must publish. It must publish and be damned.

维基解密确保承诺公布信息给公众,即便很多人,特别是那些当权者并不愿意见到。维基解密必须公布信息。它必须公布,并被一些人诅咒。



附:

如何看待「十月惊奇」维基解密连续爆料:The Podesta Emails? - 兔子君的回答

如何确认维基解密的爆料内容是否真实? -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J. Trump)


段落经过评论中各位的指点进行了细微修改,还感谢各位的指教。请继续指出其他问题,我会一一确认的。

2016-11-09 00:00:00
回复 如何评价 2016 年 11 月 8 日美国总...
回答数6
收到赞14
非常激动!
打算在这里实时更新各州结果+简单分析+个人反映。
如果有多余的时间,尽量补充一些参议员竞选有关的细节,还有地图之类的。
(参议院今天很重要,甚至比总统竞选还重要。共和党控制参议院已经二十多年了。导致美国国内好多事民主党总统也没办法控制。今天民主党有机会终于把参议院翻蓝呢。而且是51%:49%的概率,双方都紧张)

6:00
距离最早的结果大概还有一个小时左右。

目前看来(根据"必发"博彩市场),预测概率为:克林顿82.3%,特朗普17.6%。
今天的特朗普概率一直摇摆在17%-23%之间。
另外,至今具体下注量分布为;克林顿$2.05亿美元。特朗普$0.97亿美元。(仅限英国市场)
说明更多人已经下注了克林顿。

6:25
感兴趣的话,最后决定观看The Young Turks这一台的直播,youtube.com/watch?。“青年土耳其党”,其实跟土耳其一点关系都没有。先不解释。反正他们一直以来偏极左,偏三德子以类的。人家反对克林顿也反对特朗普。今天还在两个阵营楼下同时组织游行+采访,所以比较有趣。接近4万人正在观看其直播。

6:40
必发上的克林顿概率突然涨到87%。涨了5%。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估计有些人知道内情。

7:00
美国东边部分地区已停止投票。还没有出现结果。(不过估计快了)

7:12
肯德基州9000票出来了(74%支持川普)。本来就是一个深红州。继续等待。

7:21
希拉里以72%赢了Guam(台湾附近的“关岛”?)。这种殖民地不影响大选。
另外,也有一些深红洲的县的结果出来了。都在60-70%左右支持川普。

7:34
CNN讽刺川普紧张老婆投给谁。无语。。。

7:51
随便更新一下吧。印州和肯州的结果渐渐出来了。都是深红州,没什么好分析的。
(不过必发的克林顿概率回到80%左右了。。。)

8:00
美国更多地区停止投票

8:07
一个深蓝州选择了希拉里。。。佛蒙特Vermont。也没什么好分析的。(具体投票比例还没出来)
佛蒙特也选了民主党参议院。
(另外有个投票站发生了枪杀案,在加州某个地方,暂时无细节)

8:14
佛州Florida部分结果出来里,川普以58%取胜。不过吧,才出了15万票-佛州的1%。
(乔亚和弗吉尼亚也类似)

8:30
佛州更多县的结果出来了,已出来30%的票左右(400万票)。
翻了。现在希拉里具有更大优势。

8:36
西弗吉尼亚州选了川普。(还是没有详细数据,额)
至今希拉里3(佛蒙特),川普24(西弗吉尼亚+印州+肯州)。

8:43
好吧,弗吉尼亚州、俄亥俄州、佛州都开始偏川普。都是关键摇摆州。
民主党(希拉里)严重危险了。必发上的希拉里概率降到80%以下。

8:50
心寒州(New Hampshire)开始偏希拉里。民主党多了一份希望。
(这个州对川普来说非常重要,川普竞选结束会开在了这里)

8:59
民主党关键时刻来了。俄亥俄州和北卡州都转希拉里了。希拉里概率涨到90%。

9:04
希拉里加了31。新泽New Jersey、马里兰Maryland、德拉维Delaware、麻州Mass。
还有首都华盛顿。这都是深蓝州,一点都不惊讶。

9:13
德州偏希拉里(暂时)。这是个很夸张的消息。德州好几年历史以来都是深红州。
我倒是不信的。。。德州城市里偏蓝,农村偏红。城市结果更早而已。

9:20
佛州就扮演了典型的摇摆州模样。。。想起了00年双方相差500票的佛州。。。
现在佛州800万票,双方只相差26票!我靠。。。
(另外滕州Tennessee、南卡州South Carolina两个红州开始支持川普)

9:30
希拉里好像赢了。又是俄亥俄州。。。每次大选都是这个俄亥俄州最关键。
虽然看上去很红。。。但是绝大部分人口在城市;然而城市都蓝了。只等待两个农村的县没出。
而且希拉里在俄亥俄州领先6%。。。赢得比上次奥巴马还夸张。

9:34
德州还在偏希拉里的状态。。。

9:40
德州终于开始出现各种“农村”县的结果。翻红了。不过目前看来这个希拉里整体优势实在太大。密西西比州和阿州这种深红州都暂时偏希拉里。但是俄亥俄北卡都严重偏蓝了。大局已定?

9:52
佛州差不多确定了,川普领先1-2%。佛州是不是很乱?
问题是就算川普赢了佛州很可能还不够。

10:00
美国西部也停止投票了。等最后结果。关注点还要放在东部。特别是弗吉尼亚州。一个深蓝州(川普早就放弃了弗吉尼亚)居然还很红。民主党(希拉里)很着急。俄亥俄州也回红了,一直摇摆在1%以内。如果弗吉尼亚州输了、俄亥俄州、佛州都输了;希拉里严重危险。

必发概率下降了许多:现在71%。真的没完没了。

10:13
很多结果都出来了。也无法一一分析。不仅俄亥俄州等摇摆州翻蓝。密西根Michigan、威斯康辛Wisconsin也现在偏川普。更别说弗吉尼亚问题。现在看来,川普优势巨大。

必发概率现在67%。动来动去,特不稳定。

10:19
密歇根、New Hampshire都是50%:50%的状态。有时候也只相差几百票。晕。
这个TYT直播的几个主持人也开始吵起来撕逼。说实话真好玩。直播观众快十万人了。

10:25
必发上的比例:51%:49%。我已经跟不上发生了什么。现在几乎所有摇摆州都是红的。所有人都很惊讶很着急。让我想起了当时英国脱欧的过程。主持人都在Panic!!!!

10:32
川普当总统的概率超越了50%。

10:45
TYT第一次超过10万直播观众。顺便恭喜一下。他们刚刚派了一团人去调查采访川普营。
共和党差不多赢了参议院啊。这件事对民主党非常不利。
川普胜利的概率仍然停留在50%左右。似乎弗吉尼亚回蓝了。宾州蓝了。但是民主党(希拉里)已经失去了许多其他地方。佛州都输给川普了。希拉里胜利现在只能依赖内华达与New Hampshire。

11:00
Mike Pence(特朗普副总统)成为下一个总统的概率居然上升为1%了。不知道什么鬼。
希拉里差不多没希望了。没戏。所有价格都倾向川普了。
希拉里终于开始赢弗吉尼亚。(对民主党来说这是唯一的好消息)。不过,北边密歇根和威斯康辛输了很让人激动。希拉里输了这两个州就彻底没戏了。

11:15
希拉里赢的概率已经少于20%。越来越多的人下注川普。
也越来越严重。跟一开始的局势彻底反过来了,好多人都被打脸。
TYT大多数人快要爆炸了,哈哈。有点幸灾乐祸的感觉。现在他们开始讨论特朗普未来的政府会怎样。个人感觉真是无法描述。惊呆。

11:32
主流媒体还是站在希拉里角度的。切换了CBS等等。似乎承认川普已经占领了俄亥俄州。佛州、北卡州胜败仍然不明确(一直差距1%以内)。研究了一下,有很多州的城里票数来得最慢,所以即使川普领先,不敢轻易确定胜败。但是个人反正觉得川普赢得差不多。而且不是小赢。

(好像还有一个针对各县结果的分析问题,之前确实搞错了。有的县不明确就被贴了颜色。很多平台也都同样搞错了。反正现在的整体确趋势是川普要赢。)

12:04
网络刚才莫名其妙出问题,继续更新。内华达Nevada也偏川普。所有真正的摇摆州都偏川普了。
而且很多摇摆州的差距比08年12年更加红。虽然许多县的结果还没出来,只能保证川普赢了。必发概率已经大于90%。

12:14
加州等西部地区支持希拉里也不是什么新鲜事。目前175:187,这可是希拉里没救的节奏。

12:44
美国各种媒体已经看不下去了。好多人都在哭。希拉里209:232川普。只剩下十个州未定。
这十个州都本来都偏蓝,但是川普只要赢一两个就能胜利。媒体开始承认川普胜利。
(必发上已经95%概率)。威斯康辛现在明显偏红了,对川普营来说也大概就够了。哈哈

13:00
实在太累了(英国半夜五点,还没睡)。就不更新了。川普极大概率要赢。本来想多分析一些方面的细节,但是这个趋势实在太明显了,没必要啊。坐等川普演讲,希拉里认输演讲,还有奥巴马等等。明天再补充些看法吧。

(之后写了四个更新。。。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无法修改。非常生气。认真写了那么多,分析了各种媒体的反映。不见了。好像很多类似的分析回答也这样。这里英国已经很晚了,半夜五六点。只好先暂停。反正川普赢了,过两天再写更多看法吧。拜拜)
2016-11-09 00:00:00
回复 如何评价 2016 年 11 月 8 日美国总...
回答数6
收到赞7
自大选以来,我一路嘲讽美国民主,直至今日。大选结果出来,不得不说,民主的纠错能力又一次得到体现。人民用实际行动打破了希拉里的腐败统治,打破了主流媒体的洗脑,打破了精英阶级的垄断。

纽约时报,实力打自己脸。


大家可能都听过美国的政治图谱:东纽约,西加州,中间一个华盛顿特区,全部都是民主党的铁杆死忠。再加上麻州,伊利诺伊,西雅图,宾夕法尼亚……基本上外国人能够想到的大城市,都是民主党票仓。对应到中国是什么概念呢?相当于北上广三大bug全都统一战线,你说剩下的屁民还怎么玩儿?

然而,大城市就能够代表全国人民吗?

这张图是2012年,由密西根大学教授Mark Newman做的,出处在此:Election maps. 意思就是说,如果投票不按照State(州)划分,而根据更小的County(县/郡),那么共和党(红色)的覆盖率远远超出人们的想象。但是共和党最终仍旧落败,说到底,大城市的人口决定了票数的走向。

民主党这些年来,讨好Top1%的华尔街精英,讨好非法移民少数族裔,唯独忘记了中坚的广大人民。这批人本来也未必是Trump的支持者,然而民主党吃相太差,什么奥巴马医保、同厕案,逼得良家人民跳反。这是自做死,不可活。


我党伟大领袖毛主席早就说过了:

许多农民运动的道理,和在汉口、长沙从绅士阶级那里听得的道理,完全相反。许多奇事,则见所未见,闻所未闻。我想这些情形,很多地方都有。所有各种反对农民运动的议论,都必须迅速矫正。革命当局对农民运动的各种错误处置,必须迅速变更。这样,才于革命前途有所补益。因为目前农民运动的兴起是一个极大的问题。很短的时间内,将有几万万农民从中国中部、南部和北部各省起来,其势如暴风骤雨,迅猛异常,无论什么大的力量都将压抑不住。他们将冲决一切束缚他们的罗网,朝着解放的路上迅跑。一切帝国主义、军阀、贪官污吏、土豪劣绅,都将被他们葬入坟墓。一切革命的党派、革命的同志,都将在他们面前受他们的检验而决定弃取。

以上这番话,出自于《毛泽东: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这份旷世巨著里还有一段家喻户晓的名言: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

可怜希拉里,买通华尔街,买通FBI,最终仍旧落得个身败名裂的下场。下一站HillaryForPrison,几乎已成定局。

我不会说这是狂人川普的胜利,这也未见得是共和党的胜利,这是沉默的大多数又一次决定了历史的走向。


媒体成天宣布希拉里领先10几个百分点,但是你当人民都是瞎子吗?两人的集会就是这样的画风,你说你拧巴着整出个民调数字还有什么意义?

我甚至会想,媒体整天宣布希拉里大胜特胜,会不会让很多潜在支持者反而懒得去投票了呢?


最后说一点,这次大选最最恶心到我的地方,正是主流媒体纷纷把希拉里阵营标榜为精英,把川普支持者打压成没有学历的文盲。自封为受过高等教育,就能够占据了真理吗?

我就呵呵了,整天只会喊口号、连人民群众的基本需求都想不明白的人,也有脸自称精英?

你们的教育都被狗吃了吧。


我仿佛看到了毛主席他老人家,一边摸着希拉里的头,一边笑眯眯地说:

Too young, 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
PS:这次Trump出人意料地拿下关键性的宾州,并且只赢了区区1%,你们想到了什么?
反正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华人挺川:
历史的大潮,往往就是由小民的微末努力而改变的。
岂能因声音微小而不呐喊?

----

更多留学、时事相关,欢迎来微信同名公众号 丙等星(bingdengxing)找我玩。

2016-11-09 00:00:00
回复 如何评价 2016 年 11 月 8 日美国总...
回答数11
收到赞5
对于知乎而言,川普的当选有着别样的意味。
自从川普宣布竞选,知乎政治话题圈就俨然一出大戏,而知乎的主流立场居然自始至终是挺普派。
这非常有意思,美国主流报纸和电视的基本立场就不说了,一路黑川普。国内媒体也是跟风黑。
美国版的知乎,quora,也跟知乎立场完全相反。
就连国内的美国问题研究专家们,对川普也是从嘲笑到贬低,从来就没有正眼瞧过。
唯有知乎,立场之坚定,大战美国白左David,叫嚣美国假民调,即使川普最不被看好的时候都不乏支持。
回头看来,美国大选跟知乎大部分用户有什么关系呢?竟有守得云开见月明之感。
我想,这里面最重要的体现就是知乎的价值观。
2016-11-09 00:00:00
回复 如何评价 2016 年 11 月 8 日美国总...
回答数14
收到赞8
求川总和所有有良知的美国人,用选票把我的脸打烂!我光荣!我骄傲!

恭喜美利坚愣是从最危险的时候马上要挺过来了,对此我只能说这真心叫国祚绵长。当然,川总最好还不要开香槟,等最后结果出来了再说。

我是个悲观主义者,接下来几个月,川总和美国还要面对希拉里阵营的胡搅蛮缠、最高法院的插手、BLM的暴乱甚至是从暗处射来的子弹。

因此,送一首诗给川主席:
钟山风雨起苍黄, 百万雄师过大江。 虎踞龙盘今胜昔, 天翻地覆慨而慷。
宜将剩勇追穷寇, 不可沽名学霸王。 天若有情天亦老, 人间正道是沧桑


只希望川总不忘初心、尽力而为、MAGA!

----------------------------------------------------分割线--------------------------------------------------------------------
虽然是川总的支持者,但看现在的形势川总很可能休矣了。

说实话,即使希拉里上台了,以美国的国力,短时间不会完,屁股坐在北京,暂时也没有什么移民美国的计划,本不该感觉那么不舒服。

但是作为一个生在美国最吸引人的时代、读过开国先贤的作品、背过伟大总统的演讲、用着硅谷研发的产品、看着美剧好莱坞长大的人,看到这个正面刚了德国日本、把人类送上月球、把苏联搞解体、创造了互联网的伟大国家,现在山河日下,不免难受。

说实话,我难受归难受,毕竟吃瓜看戏,骂两句娘之后该吃吃该喝喝。而美国人们,尤其那可悲的一半,其中应该有不少不光是感到难受、不舒服,而是有那么一丝绝望。

现在已经是美国深夜,他们中的很多人估计是睡不着了。

比如底特律的工人,曾经一栋房子两辆车一个老婆仨儿女一块花园两条狗,现在要么打零工靠刷信用卡死撑要么已经妻离子散;比如负伤退役的老兵,从坎大哈打到巴格达落下一身毛病,突然政府一声令下,自己银行卡就被冻结了,拿命换的两万刀要还回去;再比如内城区的警察,每天穿上警服出门,可能再见家人就要隔一层棺材板了,还有人当着全美国说他们有心理问题。

选一段小文送给这些美国人,包括一些人在美国入了籍、同样支持川总的朋友:

节选自斯蒂芬·茨威格《人类群星闪耀时》

这次,拜占庭人不需要刺探就知道形势对他们非常不利,穆罕默德即将对他们发起最大的攻势。现在,他们不仅仅是在为保卫这个宗教圣地而战,同时也是在为保卫自己的国家和人民而战,生死存亡在此一举。

面对未卜的前途、死亡的恐惧及对祖国的忠贞,这所有的情绪交 织在一起,像一张密实的网一样笼罩在拜占庭上空,压得人们透不过气。这个城市的出路究竟在哪里?

在穆罕默德总攻前几个小时,拜占庭人自知难逃一死,决定做最后一次弥撒。在这个危难关头,城里所有的人——因宗教纷争而分崩离析的人,都聚集在一起,实现了从未有过的、同时也是最后的团 结。

为了保卫他们共同的基督教信仰、欧洲历史、源远流长的几千年文化,君士坦丁十一聚集了全城的人民,包括东正教徒和天主教徒、教士和普通教授、教徒和群众、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举行了一次空前绝后的宗教游行。君士坦丁十一规定,所有人都必须参加。也许,到了这个时候,每个人都想度过生命中最后几个小时的和平。

无论是最富有的人,还是最贫困潦倒的人,无一例外都庄严肃穆地在游行队伍中,虔诚地吟唱着圣诗,祈祷上帝的保佑。人们将圣像和圣人的遗物从教堂里取出来后,抬举在游行队伍的最前面。他们先是穿过了整个城市,接着再经过外面的围墙来到城墙的缺口处,在每个缺口处都帖一张圣像,期望得到圣人的保佑。在他们心里,圣像就像武器一样,不,应该是比武器更厉害的精神力量,能够抵挡任何异教徒的攻击。

与此同时,为激励人们奋勇抗敌,君士坦丁十一召集了元老院的成员、权势阶层和军队指挥官,作了最后一次讲话。与穆罕默德承诺的数不清的战利品相比,君士坦丁十一已经无力再承诺任何东西。他只强调了一个重点:拜占庭人背负着伟大而艰巨的历史任务,他们将以全体基督教徒和整个西方世界之名,为捍卫他们共同的圣地与欧洲几千年的文化而战。如果他们胜利了,他们将名留青史。但是,如果他们丧命于穷凶极恶的土耳其人之手,等待他们的将是屠城灭顶的命运。

君士坦丁十一和穆罕默德都非常清楚,总攻的结果将对后来的几百年历史产生重大的影响。

一切都准备就绪了。在烛光中,拜占庭人在查士丁尼皇帝建造的主教堂圣索菲亚大教堂里进行了最后一次弥撒。这不仅是拜占庭灭亡前最令人难以忘怀的场面,也是欧洲历史上最感人肺腑的场面之一。

在这个当时世界上最繁华的基督教堂里,聚集了所有的拜占庭人。那些曾经彼此争斗的派系,此刻已经化干戈为玉帛,一起诚心地祈祷上帝的保佑。包括君士坦丁十一,全体宫廷人员、贵族、希腊教会和罗马教会的教士、全副武装的热那亚和威尼斯水陆援兵,还有惶恐的教徒在内,所有人都静静地、恭恭敬敬地跪在上帝面前。

低垂的拱顶使教堂显得更加黑暗,蜡烛则仿佛在奋力抗争,试图使光明照耀在每一个诚心祈祷的人身上。这时,大主教突然提高了声音,领头开始庄严肃穆地祈祷,随后唱诗班也开始唱和,基督教世界最神圣、最永恒的音乐再次在人们耳边响起。从皇帝到普通民众,每个人都沐浴在这片祥和的音乐声中,他们挨个走到祭台前接受上帝的祝福,并对自己的虔诚而感到无比欣慰。接连不断的祈祷声回荡在宽敞的大厅里,久久萦绕在高高的拱顶上不散去。这是东罗马帝国的最后一次安魂弥撒,同时也是圣索菲亚教堂的最后一次基督教盛典。

完成这激动人心的仪式后,君士坦丁十一急匆匆地返回皇宫,这是他最后一次回宫。他先是表达了对忠诚的臣仆的感谢,并对自己以往的过错道歉。之后,他骑马沿着城墙走了一圈,鼓舞士兵的斗志。这点和他聪明的劲敌穆罕默德一样,他们俩在相同的时间做着相同的事。

夜深了,城内静悄悄的。在这片死寂中,拜占庭上上下下几千人都心神不宁地等待着黎明的到来,同时也等待着死神的降临。

2016-11-08 00:00:00
上一页 1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