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么问题需要咨询?

免费在线咨询

问: 如何评价文章《周立波无罪,不是律师厉害,而是美国法律厉害!》?
Agent 001
2018-05-28 00:00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 周立波 律师 法律
如何评价周立波无罪,不是律师厉害,而是美国法律厉害!https://mp.weixin.qq.com/s/QRvtf5dG0OSIcY5wau816w
回复 如何评价文章《周立波无罪,不是律师厉害,...
回答数9
收到赞43

首先我引用一位在美国做律师的大哥的评论。他本人也上知乎但不确定他是否愿意公开说,所以就不at他了。

美国的法官,检察官,刑事辩护律师都是在一个生态系统里共生共存的要素。所谓大牌(刑辩)律师绝大部分情况下就是靠人脉关系。客户花多少钱,律师把关系用到什么程度。钱不到位,把个穷逼客户当成投名状扔给检察官当政绩。当然,表面上还会装得尽心尽力的样子。看客户一有没有钱二懂不懂行。一没钱二不懂行的,会被吃得连骨头都不剩下。

美国这个社会是讲究程序正义的,没错。所以这保证了如果你真的是无辜的话,公权力能对你做的也有限。但另一方面,疑罪从无的原则,也使得有资源和会玩的人,可以利用广义上的技术优势,取得额外的特权。往好听点说,就是人人平等,但有些人可以更平等。


@王瑞恩 回答中所类比的那样,牌桌上,大家是平等的,但前提是你要会玩上得了牌桌才行。而且即便上了牌桌,遇到有人牌技更好或者私下打同伙牌,你也只能认命。但好在至少没人能明目张胆的直接把所有玩家面前的钱直接抢走,规则还是有的并且要执行的。


我说几个我身边的例子和我自己的例子吧。


先说个朋友的,他自己是法拉利车主,有一次在限速很低的地方开到很高,具体多少不说了免得拉仇恨。他本人在美国事业做得很好,出事之后就有一样事业很好的美国朋友给了他一个律师的联系方式,说是老朋友一定可以搞得定。打电话过去之后对方因为是熟人介绍,直接就给他说,你这个事情我可以帮你弄,但这个事儿其实没多大,你用我的话太贵,不值当。我给你推荐一个没我这么厉害但也能把这事办成的,但价格便宜很多,给你省点钱。


于是我这个朋友就按他的推荐找了另外这一位律师,果然最后花了不到一千块就搞定,本来是严重超速最后罚了一点点钱也没有留记录没有扣点。


我知道这个事,是因为后来有一次我去找他玩,开他另一辆玛莎拉蒂,不小心超了一些速。绝非故意,但遇到一个限速陷阱也就是限速突然降低但我没注意因此没减速,结果被开了一张按规矩必须本人出庭并且可能导致不仅罚钱扣点的罚单。我当时懒得和警察叽歪,对方问为什么开快也没理,拿单子走人,尽管对方说你超速超过XX英里每小时被开了罚单会很麻烦。第二天跟朋友说了这个事,问他有没有老相好律师(他住在另一个州,那里我并不熟),于是拿来了前面说的律师的联系方式,钱一付,罚单拍个照一发过去,后面的事自己就不用再操心了。


换成一个不知道可以这么玩的人,看警察心情,可能当时被拘,可能当时放了但拿了大罚单后面被折腾一趟,如果托着不应诉不交钱极端情况还可能直接被抓了关起来。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但要想走到法律面前,首先前提是你懂法,会在法律框架里玩。但知识的获取也是有成本和有门槛的,关系更是。最后的现实仍然是,拥有更多社会资源的人,能更多的从法治框架里受益。


更好玩的是,根据我另一些朋友的说法,其实这里面还有更深的有趣的事。如果你超速被开罚单,每次都找律师打掉罚单最后罪名不成立,那么警察在今后把你拦下来会倾向于给你开一个口头或书面警告而不是开罚单。这里面的利害关系在于,警察把你拦下后会看你的记录,然后他们就会看到你有一系列超速被起诉最后无罪的记录,他们就会知道你是知道玩法会找律师搞掉罚单的。而警察本身是有开罚单定罪率的指标的,他们会根据你之前的历史判断,如果这次给你开了罚单,那么很可能还是被打成无罪罚单不成立,不仅不能把司机怎么样,反过来还影响他们的定罪率指标,进而影响他们的绩效和升迁,所以他们宁可不开这张罚单。但出警一旦开了警灯回头要写报告的,所以又不能什么都不做,所以就不痛不痒的给一个警告了事,回头再找那些请不起律师或者不懂得玩法的人来抓现行。


当然,因为我自己已经好多年老老实实开车,所以在本州多年都没吃过罚单,因此也并没有机会亲自试验。给我讲故事的朋友是比较多第一手经验的,人可靠逻辑也自洽,我觉得他说的完全可信。大家可以想想看这里面的利害关系。


回头说周立波这个事。我们不妨想想看,实际上辩方给的理由,也就是因为周语言不通所以他同意搜查的回应无效,因此取得的证据也无效,其实不是一个强脱罪理由,而是一个法庭认可,或者不认可,都可说的说法。一个关系硬的律师给了说法,那么法官配合一下认可说法,然后地区检察官借坡下驴也不反对,这事情在情理之中,不能说违规,最后皆大欢喜。但这不等于换一个阿猫阿狗过来这么说,法官也会认可,控方也不反对,事情也能最后以无罪释放结束。程序正义是我们要追求的,但不等于打着程序正义旗号做的所有事都是正义的。


再往多说一点,其实周这事情说到底是因为他自己不会玩,不懂,所以最后才要花大价钱去擦屁股。真正在美国会玩的人,是一早就有常用律师,很多知识早在脑子里,要做点事情不确定的,先给律师联系问明白。我不敢说会玩,但至少我有两个随时联系的到的律师,遇到某些事情可能有些复杂,必然先在做前咨询律师,问明白要达到想要的目的,如何操作如何说是合法的。要知道同一件事,做法差一点点,或者做的一样,说法差一点点,都可能是合法和非法的区别。而执法者看你说的和做的,就能明白你是懂还是不懂,也会因此决定是否要追查到底还是干脆放开你去捏别的软柿子。等事情闹大了再弄,已经是被动不得已了。


就如同周这个事,其实他被拦最初是因为车开的不规矩。仅止于此的话,警察没有probable cause是并不能对车进行搜查的。但很多人并不知道这一点。那么警察通常会利用这个信息不对称的优势,用比较友善的语气跟对方问比方说“Can I have a look at inside your car?"那么如果车主不懂,也友善的说没问题当然可以之类,警察就可以在程序上以当事人认可为理由进行搜查。


所以一个懂的人,听到警察这么问的时候,标准回答是,(在美国的朋友们不妨用心记一下),"Sir, I do not consent to any search without a warrant.",警察先生,没有搜查令我不同意任何搜查。说这句话,一方面是一个回答,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释放一个信号,让警察明白你知道这个游戏怎么玩,他占不到你的便宜。警察明白了之后,基本上也就知难而退了。


如果周明白这一点,他恐怕就压根不会被搜查,也就查不出毒品,坐不进监狱,也不用花那么多律师费了。周最后虽然有惊无险,花的律师费恐怕还是会有点肉疼的。且不说这事对他生活的影响和声誉的影响。


所以回到最后,我们再来看标题,如何评价“周立波无罪,不是律师厉害,而是美国法律厉害!”?


我的回答是,写这文章的人,你要真这么觉得,那你就也跑纽约去酒驾藏毒藏枪再被警察抓了让警察搜搜车,把枪和毒品都起出来,蹲进号子看看最后能不能也跟周一样的无罪释放。遇到嘴硬的,这是最好的反驳方法。美国法律厉害,没错,但要看你会不会玩,能不能找到会玩的人帮你玩。律师,干的就是这个。


与此同时,我要说,这并不是说律师就无所不能。法治社会的一个“好处”,就是至少上面说的这种特权仍然是有边界的。这使得有更高社会经济地位和控制更多资源的人或者团体,仍然不能真正的为所欲为。毕竟,他们还不是社会主义国家。


最后,再展开说一点。其实像周这个事情还好,毕竟没有人真正的直接从周的涉嫌违法的行为中利益受损。但这种广义的检法腐败体系里,很多时候确实是有人的利益因此被妥协乃至严重妥协的。也就是刑事案件的受害人及家庭。


一方面,当被告本身有大量社会资源,可以恰当运用来导致轻判。另一方面,即便被告也是一穷二白,检方为了保证定罪并因此提高自己的定罪率(这是地区检察官的重要关键绩效参数,KPI)并使得自己今后的提拔更方便,也会宁可放弃那些更严重判的更重但相对有挑战的罪名,而退而求其次选择更容易落实但因此惩罚也更低的罪名起诉,或干脆和嫌犯达成控辩交易。无论哪一种情况,这本质上都是对重刑事案件受害者及其家人而言严重的不公。但可惜的是,在美国目前的司法体系下,在体系内受害者及家人也很难做些什么来有效维护自己利益。 @王瑞恩 答案里我们同胞被枪杀就是非常好的例子。


当然,这时候我们或许可以感谢美国还有宪法第二修正案,保护人民的持枪权利。如果事情做得太过火,至少家人还有自己寻求正义的选择,只要他们舍得付出代价。比如著名的Gary Plauche一案(Gary Plauche - Wikipedia),孩子被空手道教练性侵,爸爸在罪犯落网押解回本地的时候潜伏在机场,在人渣经过自己时将其一枪爆头。这个例子其实不是百分百合适,因为毕竟法庭的宣判结果还没出来爸爸就先自己把人给办了。不过毕竟,这告诉我们还是有这样豁得出去的人的。幸运的是,爸爸在认罪后被判七年缓刑,五年狱外监管加三百小时社区服务。

2018-06-11 00:00:00
回复 如何评价文章《周立波无罪,不是律师厉害,...
回答数10
收到赞50

美国第七巡回法院著名法官,理查德·波斯纳,在Davis v. Moroney, No. 16-2471 (7th Cir. 2017)一案的判决中写下一句话:“戴维斯(本案原告)需要帮助,急需帮助,急需律师的帮助”。(Davis needs help—needs it bad—needs a lawyer desperately.)

本案中,原告Davis主张自己在监狱中受到狱警的暴力虐待,向法院申请为自己指派律师协助起诉监狱。Davis患有精神疾病,只有小学六年级水平的读写能力,虽然有一位略有一点法律知识的狱友协助他准备申诉文件,但事情的进展依然异常曲折。Davis从2013年就开始申请律师协助,但地区法院多次将其拒之门外。直到2017年,整整四年之后,案子才来到波斯纳法官面前。

波斯纳法官作出判决,责令下级法院必须为Davis指派律师。四年了,Davis并没有“胜诉”,他日复一日的努力,只不过是为了给自己找来一名律师而已。“有话跟我的律师说”,对于有的人来说,就好比打个响指一样容易,对有的人来说,要经历整整四年的屡败屡战。

对于Davis来说,“厉害”的美国法律又在哪里呢?

--

有报道称,在美国有93%的刑事案件被告人无法负担律师费,只能使用政府提供的公派辩护律师(Berline: 93% of defendants can’t afford attorney

而使用公派律师是什么体验呢?以佛罗里达州的数据为例,每名公派辩护律师一年要处理超过500件重罪指控,2225件轻罪指控,这样算下来,每个工作日要给超过十名被告人完成辩护。(来源:Public defenders are overworked and underfunded. That means more people go to jail

这就是辩诉交易在美国盛行的一个原因:公派辩护律师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完成庭审,而检方也清楚这一点。双方达成一个价码,握手成交,签好认罪协议,下一个案子。

对于这些被告人来说,如何让法官见识到法律的“厉害”呢?

--

贫穷,限制的不仅是想象力;富足,会让人看不到世界的真实。

我不是说,有钱人就可以“颠倒黑白”,黑也好白也好,都是程序运行的结果。但在赞美游戏规则之前,是否还应问一句:那些上不了牌桌的人,该怎么办?

2018-06-06 00:00:00
回复 如何评价文章《周立波无罪,不是律师厉害,...
回答数1955
收到赞100

这个问题我在其他回答下有个可以解释的答案


飘风震海:为了结果正义,是否可以放弃程序正义?,那个答案下面,好多从事法律行业的人都没弄明白。


程序正义是为了追求结果正义,是为保证结果正义,而现在的问题,就是很多人出于不同的目的,过度强调程序正义,而忽略结果正义,甚至为了结果不正义而叫好,这就是舍本逐末。


当然,人类到目前为止,还没找到一个比程序正义更能保证结果正义的方法,所以有很多人会过度捍卫程序正义,因为一旦程序都不正义,那结果正义更无法保证,没有别的方法了。


这种心情可以理解,但法律的最终目的,应该是结果正义的,这也是为什么人们会对侠义产生钦佩,侠客杀人的程序是不正义的,但他的结果是正义的。


程序正义在美国已经被玩坏了,过度的注重程序正义,就给了律师很大的操作空间,那你只要有钱,就可以把有罪变成没罪,这是无良律师最喜欢做的事,所以被律师宣传是正常的。

2018-06-06 00:00:00
回复 如何评价文章《周立波无罪,不是律师厉害,...
回答数5
收到赞49

不懂英语这种说辞其实应该是很多外国人在美国被起诉的时候都可能用的一种抗辩方法,这次为何如此厉害?而且为何到第三个律师才打出来,这个都是耐人寻味的。毕竟第一任是个华人律师,语言牌这种应该是信手拈来的。


前两任律师成功的把检方和警方的注意力全部吸引到了毒品枪支归属或者量刑尺度上来,并且帮当时的副驾火速脱罪并回到国内,等检方摩拳擦掌准备就以上问题给被告最后一击的时候,辩方律师打出语言牌这个之前被检方忽视的问题,顿时懵逼,不是说翻译给他听他还点头了吗?翻译人呢?找来当庭对峙啊,回中国了?呵呵


这律师费出的真不冤

2018-06-05 00:00:00
回复 如何评价文章《周立波无罪,不是律师厉害,...
回答数10
收到赞63

同样是违法持有枪支,美国退役军人 Lt Augustine Kim 因为长途旅行回家中途迷路在华盛顿停留了一小时被华盛顿警察逮捕并控诉持有非法枪支等四项重罪,直到几个月后被媒体曝光,事情发酵,两个参议员给警察局打电话询问,律师才有办法和地方检察官达成认罪和解,罪名降至一项。

上面是普通美国人的日常,题目说的是有钱美国人的日常,先前被航空公司拖下飞机索赔数亿美元的越南医生,在机上就有顶级律师指点,后来曝光了更多普通乘客的类似遭遇,多数拿了几百块的代金券就不了了之了。

总之在美国。

法律对同阶层的人是相对公平的,对不同阶层的人,会让不公平变得符合逻辑。比如给猪一个安乐死,道理上也是为猪着想呢。

2018-06-05 00:00:00
上一页 1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