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么问题需要咨询?

免费在线咨询

问: 移民加拿大,你们后悔了么?
小由
2015-07-07 00:00
加拿大
移民加拿大,你们后悔了么?
回复 移民加拿大,你们后悔了么?
回答数10
收到赞55

爸爸妈妈那代人移民出来到魁北克的跟大多数老一辈广东福建移民一样 刚出来打苦工 餐馆 纺织厂 眼镜厂 各种都做过 现在是自己做生意

知乎上看到的大多数是有很好底子的(跟我们比起来)新移民 其实老一辈移民的那种艰辛是很多新一代的留学/投资/有存款的技术移民无法想象的

小时候住的区域除了白人就是很多华裔老移民 我的两个发小一个是非洲毛里求斯华裔的后代 一个是97年移民出来的香港移民后代 还有马达加斯加 台湾 马来西亚 越南华裔后代

我们在一起的时候特别能互相理解 我们有很相同的struggle 都带着父母那辈人的精神与力量 努力活出自己


每一次我坐加拿大的火车我都会想到有多少我的祖辈曾在这里付出了生命 我现在的便利是多少华人的血肉搭建成的 每次想到都会心酸 但也自豪 那个时候再想想我们吃的苦 就觉得没什么了 既然选择背井离乡 不管理由是什么 都应该对得起当初的选择 做到不怨不悔

选择魁北克是因为爸爸以前是法语系的 爸爸妈妈都几乎不会英文 还有就是 感觉生活比较安逸 有“小确幸”的感觉 父母都是很直接 很简单 很善良 甚至有点木纳的人吧 完全没有狼性 所以他们觉得如果自己一直在中国待着 应该会被社会吞掉吧

加上作为福建人 从小听到的都是亲人在国外安居乐业的故事 很辛苦但是求稳定 父母在中国几十年也没有离开过福建几次 爸爸以前做对外的工作 所以出国与对国外的认识要比对北上广深天津武汉西安什么的要了解很多 到现在说到这些大城市 父母还是多少有点害怕 感觉能在那些地方生存的人都特别厉害 有城府 有情商吧

美国的multiculturalism不同 魁北克的pluralism更希望各种种族来参与社会自我认同的建设 就比如说当年华裔建铁路的时候发明的简易便当pâté chinois现在也变成了魁北克的特色菜之一 越南河粉与海地炒饭也慢慢进入了本地初高中食堂的menu

移民到这边以后我们就一起成长 不管我们的父辈来自哪里 现在的我们只有当下 当下魁北克社会大家共同的议题 铲不完的雪 缴不完的税 接待不完的从美国跑过来的难民 特鲁多政府奇怪的能源政策 大学预科CEGEP像高考一样痛苦的两年 蒙特利尔修不完的路

这些都是属于我们的记忆与未来 不管你的原国家在哪里 不管你的种族 性别 年龄 我们都会并肩前行



每个人都是一本故事书 要相信自己的内容足够有趣 别人的故事值得阅读

然后走遍世界

2018-07-03 00:00:00
回复 移民加拿大,你们后悔了么?
回答数867
收到赞176

来温哥华整整一年时间,期间有很多不同的经历和收获,在这里写出来和大家分享。


在来加拿大之前,我在香港和上海分别生活了七年,加在一起总共十四年,所以我其实真的已经非常习惯了大城市的生活,对于温哥华这种相对而言安静很多的城市并没有很向往。但是两年前因为一些个人原因,外加在同一个城市生活太久,就想要换一个环境,尝试一种新的生活方式,我决定迈出这一步,尤其是那个时候真的有非常多的朋友鼓励我。


来温哥华之前,我在香港的工作真的非常好,并不像大多数人想象的那样在香港工作忙压力大。我在一家英国公司做financial media sales,公司有非常好的福利待遇,每年有25天年假,平时早上9:30开工,晚上6点收工,非常好的work life balance, 外加工作内容也是我自己喜欢的。来温哥华之前,我最担心的就是工作,因为一直听说在加拿大就业非常艰难,尤其是我所在的行业,在温哥华真的没有太多机会。但即便是这样,我也鼓足勇气,决定去试一试。


做出决定之后,我先跟我的Manager提出了辞职,然后Manager问我去了温哥华那边有什么打算,想做什么, 我说暂时还没有想好,打算到了那边再决定。Manager又问我,想不想继续做现在这份工作,我说当然想,可是我知道我们公司在加拿大没有办公室,所以不可能啊。但是Manager接下里的提议,却改变了我整个的人生轨迹。他说,你接下来和我们伦敦的head of sales提辞职的时候,问下他可不可以允许你在加拿大继续为我们公司工作,哪怕是多留一个月也好,一边你可以把你现在手上的账户close, 另一边也给我们时间找新人,但是不要抱太大希望,因为head of sale很有可能说no,公司通常不会允许员工在家工作/work remotely。


随后,我去跟我们的head of sales谈,并且提出了这个建议,他没有完全否定,但也没有直接答应,只是说要回去跟我们的senior management商量。同时为了不影响我可以按时启程去加拿大,还是让我提交正式的辞职信,所以我当时也没有抱太大希望。而且因为之前就已经决定好,一个月之后不管怎样都是要飞去温哥华的。


几天之后,我跟我们的head of sales通电话,他跟我说了一个非常非常好的消息,就是我们的管理层同意我去加拿大之后继续work remotely。我们公司在纽约有分公司,那里的同事负责我们的北美业务,而因为温哥华在西海岸,他们希望可以有一个人base在那边扩展西海岸的业务,所以愿意给我这个机会,但是因为公司此前从来没有员工work remotely, 我们都不确定这样是不是可行,所以我老板说先给我三个月尝试一下。当时我真的以为我最多可以这样work remotely三个月,这只是一个transition。但是没想到却一直坚持到了现在。


最初刚到温哥华的三个月真的非常艰难,一方面我在加拿大没有任何朋友,另一方非常担心工作。因为一开始接触北美的业务,需要时间熟悉,第一个月的业绩非常差,然后就非常担心公司不会同意我继续这样work remotely,担心他们随时都可能把我炒掉。同时我也做了一些research去了几家温哥华当地的公司面试,之后就非常失望,因为那些公司跟我现在的公司根本不在一个level,福利待遇也差很多。


没有别的更好的机会,我就只能专注当下的工作。而事实证明,在没有选择的时候,人们往往走对了路。以前在香港,我对这份工作其实并没有非常满意,总是觉得外面有很多其他更好的机会。可是来了温哥华之后,真的没有其他选择,只能百分之百投入现有的工作。而正是因为这样一心一意的努力,从第二个月开始,我的业绩就有了很大提升,并且一直保持了下去。去年全年的业绩,比我在香港的业绩,翻了三倍。当然这其中也有别的原因,就是我们公司在北美有一个很大的市场。


后来我经常回想,如果当初manager没有给我work remotely的提议,我直接辞职来温哥华,可能来了这里一个月发现没有合适的工作机会我就回回香港。因为我并不是那种可以接受任何工作的人,我是那种一样要做自己喜欢的工作的人,因为这样我才觉得人生有意义。


但是生活的精彩之处大概就在于很多事情都在意料之外,很多事情有可能出现戏剧化的转折,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在温哥华的一年里,每次周围的人听说我是这样work remotely工作的,都非常羡慕,因为有很多灵活度和自由。要补充的一点是work remotely不是在家工作,刚开始第一个月我是在家工作,当时工作效率非常差,而且也非常与世隔绝,后来我找到了downtown的一个co-working space, 那里的工作环境非常好,而且也可以见到其他不同公司的人。这个办公地点也是我工作业绩提升的一个很重要原因。我对这一切都非常的感恩,这份工作真的是一种life changing experience。


除了工作,刚来温哥华时另一个艰难之处就是没有朋友,这个真的不在我的设想之中。虽然我之前也在不同的城市生活过,最初去上海,是读高中和大学,当时的同学自然而言地就成为了朋友,而我在香港跟我的同事关系都非常好。所以自己之前从来没有试过特意去通过别的渠道交朋友。但是来了温哥华,因为work remotely的缘故,真的很难通过工作认识人,这里大部分的人甚至都不太理解我是做什么的。前三个月,通过一些其他方式,认识了几个人,但都没什么共同语言,让我非常失望甚至绝望。记得去年7月生日那天,我自己一个人躲在家里哭,然后跟两个在澳洲的朋友在网上聊天。其中一个朋友一直跟我说,”there is light at the end of tunnel”后来事实证明,他是对的。


去年十月,我在网上看到了一个周日聚会活动,是一个叫CSL (centre of spiritual living) 组织的。这个CSL类似教会,但是并不是教会,因为它跟任何宗教信仰无关,人们去那里主要是交流生活感悟,分享人生经验,探讨人生哲学。我对这一类的话题一直都很有兴趣,而且之前在中国从未接触过类似的组织,所以就决定去看看。当时真的没有想到我竟然在这里遇到了人生中最好的两个朋友Misha和Maddie, 这两个女孩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


记得那次的周日聚会,除了我们三个人之外,其他参加的都是中老年人,我们三个是唯一的年轻人,所以也很自然而然的聚到了一起。但是我们三个人的文化背景和生活经历全完全不同。


Misha,在巴基斯坦出生,两岁时随父母移民加拿大,之前在Ontario居住,去年8月才搬到温哥华,从事retail行业。Maddie, 是half Mexican, half Canadian的混血女孩,从事演艺、摄影、娱乐行业。我之前总是觉得不太可能和外国人有更深的交集,可是这两个女孩完全改变我的看法。真正的友情是超越国界、语言、文化的。我们三个人有很多共同的兴趣和感受,用英语原话应该是shared values and thoughts.


我们在CSL认识之后,一起去过dance class, 去过cooking workshop, 也一起在圣诞节做晚餐,一起逛书店,最重要的是我们可以一起探讨在生活中遇到的不同问题,和那种是可以跟彼此灵魂对话的朋友。


在此之前,我真的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友情。了解心理学中MBTI测试的人应该知道,我是典型的INFJ。从小到大,都觉得身边很少或者从未有人真正理解我。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陷入物是人非的伤感中,对过去的人事物无比留恋。但是认识了Misha和Maddie之后,我才明白自己其实过去从未有过真正的朋友。在认识她们之前,我曾经非常抑郁和难过,是Misha和Maddie带我走出了那种阴霾,她们不仅丰富了我的人生体验,同时也让我对生活对人生有了很多新的、正面的、积极的思考,最重要的是她们让我发现了自己的价值。在她们带给我源源不断的能量的同时,我也非常愿意帮助她们,我们都因为彼此变成了更好的人。这种友情有时真的很难用语言表达(我可能需要整理下思绪,在知乎关于友情的话题下,详细记述)。总之,她们就像一束强大的光,照进了我的生活。


后来我们就一直非常感恩可以遇见彼此,其实那次在CSL的周日聚会,是我们唯一一个可以遇见彼此的机会,从那之后,我们都没有再去过那里。试想,如果我们三人在其他地方遇到可能只会擦肩而过,或者只是点头之交,大概很难对彼此open up。人生的缘分真的很奇妙,一定要在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遇到那个特定的人。


之后,我在温哥华又认识了三四个新的朋友,朋友总数仍然不是很多,但是每一个都很交心,每一个都很真诚,给我的生活带来很多新的动力和勇气。而且这是自己人生第一次,走出学校走出工作,通过其他新的方式,在一个陌生的城市结交新的朋友,对于我这种性格内向,并不喜欢社交的人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但庆幸的是我坚持了下去,然后有了极大的收获和改变。

过去的一年里,曾经有很多时候,我都在担心未来,因为不知道自己在温哥华会继续生活多久,关于未来,有非常多的不确定性。后来才突然发现,我把时间、心思和精力都花了忧虑未来上,却忘记了珍惜和享受当下的美好。能够在这么美的城市生活,有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还有真心相处的朋友,真的需要感恩和加倍珍惜。与其担心未来,不如把握好当下,把身边的资源好好利用起来,当时间对的时候,上天自然会给你最好的安排。


回顾过去所有的经历,我从来不曾为自己做过的事情后悔,我只会为我没做的事情后悔。因为做过了尝试过了,才知道是不是适合自己的,不迈出这一步永远都不知道下一步是什么。尝试过之后,对了合适了最好。不对不合适,也是在某种程度上增添了一份人生经验和教训,为之后的合适做铺垫。


最后用一句我和Misha, Maddie都很喜欢的话做结尾-“the two hardest tests on the spiritual road are the patience to wait for the right moment and the courage not to be disappointed with what we encounter. (灵修之路上最艰难的两次考验:耐心等待正确时刻的来临,勇敢的不对遭遇的事情失望)


希望这些文字可以帮到那些看到的人。

2018-05-17 00:00:00
回复 移民加拿大,你们后悔了么?
回答数3
收到赞71

80后,21世纪初期到加拿大,读完书后移民

我不做评价,不给出个人看法,就叙述周围26个在加拿大读书并移民的同龄人。

A:湖北人,西安大略商学系毕业。A的父母90年代初期是国电的中层领导,后来下海经商,后来A出国时家境已经相当富裕。A大学毕业后的半年里面试过很多巨头公司,但都没有被录取。当时加拿大对留学生毕业转工签的要求还是很严苛的,不得已之下A最后在一家创业小公司就职,干的活从从为老板买咖啡到做账什么都有,都没有太大技术含量,A感觉自己就是在虚度人生,但拿到了枫叶卡。两三年后,A跳槽到贝恩咨询,稳定的干了五六年,加入加拿大籍。拿到国籍后不久A就辞职回国,先是去了父母介绍的一所在老家的证券公司,但A不习惯中国民企的职场文化,看周围的人和事都不顺眼。之后,A跳槽到了北京一家与中石化合作的外企咨询公司,但不久后因为国家政策转向,要求国企与境外服务公司切割业务,A的部门被裁撤。这时A已经结婚,对象的母方是证券行业的高层,他通过这层关系跳到上交所。此后A在上海安家落户,一直在国内的证券行业发展,再也没跳槽。

车房状况:A曾对我们说他家里在武汉,上海,深圳,北京等地共有27套高层住房和三座别墅。A日常开的奔驰在他父母名下,其在上海的住房也是父母给他买的,夫妻二人只出物业和水电。另外,A在温哥华有一间公寓和一栋独立洋房,均在其父母名下,所以A被我们戏称为“伪.无车无房族”

对加拿大的态度:A强烈批判加拿大是个傻逼国家!对他这样的“猛人”而言没有发展机会,坚决表示退休前不会再回加拿大工作。但同时,A的老婆怀孕后就回温哥华生孩子,现在是全职妈妈,半年在加拿大,半年回上海,夫妻双方父母也跟着轮流去温哥华带孙子。A自己也经常往返加拿大,有时会回多伦多看看我们这些老同学。在孩子出生时,A对我们表示加拿大的基础教育是holy shit,以后一定要让孩子回中国上小学,但现在又表示国内小学压力太大太变态,各种安全问题层出不穷,还是让孩子呆在加拿大比较好。


B:上海人,大瀑布旁边的布鲁克大学计算机毕业,父母是上海普通职工。B大学不太行,他学业也不太灵光,本来是没打算靠正常方法留在加拿大的。但,幸运的是,B毕业前在一次校招上被一家小公司校招去做码农,有了稳定的工作,拿了绿卡,成功移民加拿大。小公司的老板是个加拿大本地的白人富二代,很意外的非常器重B,除了干份内活以外,还经常让他参与一些管理和社交活动。三五年后,白人老板表示加拿大的市场太有限,问B愿不愿意和他去美国闯荡,但当时B已经和女友订婚,准备在多伦多结婚安家。于是B的老板祝他好运,在离开前把B推荐到了CIBC(帝国商业银行)做码农。B在CIBC干了五年,又利用课余读了Queens大学的在职MBA,跳槽到了花旗银行做项目经理。

车房状况:4年新二手宝马X5一辆,其实主要是B老婆在开,B自己每天坐通勤火车……买房全靠自己首付,先是多伦多市区一套公寓,贷款已经还清,之后又首付了北部郊区一栋200平米的house,正在还贷中。B老婆比他小10多岁,几年前怀孕后就不再上班,目前为止生了两个女儿。

对加拿大的态度:B工作后把父母也移民接到加拿大来了(当年还可以这么操作,现在只给长期探亲签证),他们全家都觉得加拿大很好,感谢周围的同事和上司给了B很多机会。B自己和父母都认为他的学历和经验如果回上海找工作,肯定达不到他今天的生活水平。B每年目睹很多华裔的同事和下属回到中国创业发展,这让他很犹豫要不要回国闯一闯,但他又觉得自己在加拿大的生活已经稳定,除非中国有对他来说非常好的机会,他是不会考虑搬回中国的。


C:黑龙江学霸,Queens数学系distinct毕业。C第一份工作是一家保险公司,第一年时薪就达到80加币/小时,但他对事业发展兴趣不大,觉得钱够花就行,反而把大多数时间放在旅游和发展个人爱好上。工作几年后,C终于出柜,和一个东南亚小男生举行了同性婚礼。

车房状况:真.无车无房族,一直租住酒店式公寓,外出靠公交和共享租车,或者找我们蹭车。

对加拿大的态度:C觉得事业发展来看加拿大真没什么前途,但好在生活轻松,社会文化包容性强,每个人都有很大的个人空间,这点对C这样爱好生活情趣的Gay圈人士很重要。C表示国内对他性取向的舆论压力让他很怕回国,他现在也很少和东北的家人有来往,但是他表示长期也不看好加拿大,以后可能会搬去美国或欧洲。


D:山东人,Seneca College毕业,学的是计算机。D家境一般,来加拿大之前家里只给他凑足了两年学费,并嘱咐他以后一定要留在加拿大,所以D一来加拿大就疯狂打工,虽然赚出来了剩下的学费和生活费,但代价是严重耽误了功课,3年的课程前前后后学了近6年才毕业。作为一个专科学位的外国人,D毕业后在多伦多找不到符合专业的工作,只能继续打工,加之签证到期的问题,导致他有一段时间精神压力极大。最后,D终于在签证到期前天,找到了一份在机场维护数据库的工作,被录取的主要原因是他对薪水要求是面试的人中最低的。工作三年后,D被送去培训并升职,并开始负责一部分IT和安保的管理工作,这时他的生活水平大幅度提高。

车房状况:凌志一辆,多伦多东区100平米联排屋。D前年结婚,对象家里背景是济南的一个市局干部。

对加拿大的态度:D表示,如果有个正式工作,在加拿大还不错,如果只是为了留下来而一直打工,那还是免了罢,他当时快要疯了。D说自己现在的生活已经比老家的同龄人好不少了,但回北上广恐怕没什么竞争力,回老家也找不到能有现在生活水平的普通工作,所以没想过要回中国。


E:杭州人,15岁随全家移民加拿大,多伦多大学毕业,认识他时在高盛工作。E的父母都是富商,常年往来在中国和加拿大之间。E毕业后在皇家和高盛干了五年后辞职,回国去继承家里的生意,目前长居阿拉伯世界,做农林和电子产品生意。老婆是联通某省公司老总的女儿,两人在加拿大读高中的时代就认识,一直相处到结婚。但E回国后很不适应,和社会各界打交道时遇到很多让他不舒服的经历,天天在网上向我们吐槽他在中国遭遇的事情。E刚回中国时特别不了解国情,他老婆生第一个孩子时,E觉得是自己家的事情不需要麻烦其他人,傻傻的自己一个人去医院挂号排队,最后耗了一天在来回排队上,又累又气,之后E表示以后再有孩子坚决要回加拿大生。E的老婆和三个孩子现在都在加拿大,E 自己在中国,加拿大和阿拉伯之间奔走。

车房状况:学生时代开一辆敞篷奔驰,很多年前刚回国时去杭州玩他开一辆宾利来接我们,不知现在情况

对加拿大的态度:E觉得华人在欧美呆的再长都很难融入当地文化,所以做不到前台,做中间和后台的收入比前台差太远,觉得自己放着家里的平台不用而在高盛做一个支持性工作太屈才了。但E觉得加拿大的社会文化好,从上到下都“讲规矩”,不像在中国和阿拉伯世界,他总会遇到各种“乌糟”的事情。可,“清水无鱼”,E说加拿大各方面太完善卡的太死了,要赚钱还是必须去中国和阿拉伯。所以E的心理处于震荡状态,在中国呆得觉得“乌糟”了就回加拿大,在加拿大觉得无聊了就回中国。


F:江苏人,阿卡迪亚大学,毕业后在TD工作。干了一年后为了高一点的收入而特地跑到奥博塔,并在那里认识了他后来的老婆。F和他老婆觉得奥博塔收入虽高,但天气太冷生活娱乐缺乏,干了两年存了点钱以后又撤回了多伦多,不久后结婚了。F想着以后要让双方家长过来帮着带孩子,买房要买大一点的,可他们存的钱没那么多,国内双方家里的经济条件也一般,不能在物质上支持他们,所以F最后买在离城区很远的新区。回到多伦多一年后吧,F的老婆怀孕了,但她的父母办签证时出了问题,不能过来帮忙,F自己的父母还没退休也不能过来,F老婆就辞职回家等带孩子。

F跳槽了很多次,但最后还是回到了TD工作,而且待遇并没有比以前提高很多。F老婆的家人一直没能过来帮着带孩子,不久后她又怀二胎了,就回家专心带孩子再没有去上班。

车房状况:丰田卡罗拉一辆,多伦多北区150平米半拼房

对加拿大的态度:F觉得自己活的很累,全家人经济就靠他一个人,老婆至今连开车都不会,他每天要接孩子送孩子买东西上班,忙的团团转,没时间休息,更没时间学习进修,进一步拖累自己升迁。F说如果十年后自己收入没有大的提高,而孩子长大了用钱的地方越来越多,全家生活可能会陷入困顿,很希望双方父母家人能帮忙担待一些,至少老婆可以解放出时间去上班。对于回国,F表示周围很多同事回去了,但他们大部份是在国内很有关系的子弟,而自己的父母没有背景,除了帮忙带孩子以外能给予的支持有限,回去恐怕不会活的比现在好很多。


G:福建人,家里借钱送他出国,在一个没装修的地下室睡了两年,脸上被油漆味熏了一脸疮,他一个老乡知道后跑去大骂房东不是人,把G带走去跟着打工。G一边和老乡做着黑建筑工,一边在college读了个野鸡学位,出来后继续打工。装修队的包工头对他说这样没前途的,帮G联系了一个华人暖气工师傅,收G做学徒工,同时让G回College重读一个电气维修的专业。G就跟着这个暖气师傅,从学徒干到有证技师,算是有了正式的工作和稳定的收入,也顺利拿到了枫叶卡,几年后换了公民。前年,约克地区政府招暖气检修工,G去投档然后被招进去了,按G说这是因为去面试的人会英语的都不会干活,会干活的不会英语,能干活能会英语的都在自己接活干,只有他适合了。从此G变成了政府雇员,拿铁饭碗,一周只坐半周班,其他时间可以在家on call,G利用空闲时间继续接私活,收入挺高,日子过得挺滋润。

车房状况:公家提供维修用Van一辆,自己有出工用雪佛兰皮卡一辆,列治文山小平层。女朋友是汕头人,分分合合处了很久,去年底两人回福建老家结婚。

对加拿大的态度:很吼哇!我要是愿意和师傅那样自己一个人干,就和他一样能住大房开奔驰啦!但我现在很稳定,是加拿大的公务员编制哎!MMD,我回老家都考不了公务员哎!


H:湖北人,家庭背景是公安系统的。达尔豪西大学毕业,加拿大几家银行轮流跳了一遍,然后辞职了,回国前家里寄钱来让在多伦多屯几处房子。回到湖北后H在一家公安背景的融资公司工作,在领导的圈子里混,平台很高,场面上很风光。

车房状况:伪.无车无房族,需要开车时常用公安牌照的奥迪

对加拿大的态度:社会文化好,工作场合尊重人,上升空间是真的没有。趁年轻和父母资源还能用时在国内赚够钱就提前退休,带父母和家人回加拿大。


I:也是湖北人,滑铁卢工程系毕业,当年黄冈市的尖子生,大学学生时代是大家口中出名的学霸一名,周末和假期时间除了泡图书馆就是参加实习。大学毕业后进了一家油服公司,工作几年后跳槽到了美孚,又工作几年后通过外派渠道回到中国,现在大西北地区搞油气项目。

车房状况:休斯顿一套House,妻子是I在美孚时认识的工程师,和他一起回中国工作,美孚解决她们在中国时的住宿和子女教育

对加拿大的态度:社会节奏慢,普遍比较懒,社会竞争意识比美国和中国差很远,适合去旅游和读书,事业发展还是要在美国和中国。多伦多远不如北上广,但比大多数中国二线城市好,退休后可以考虑回多伦多养老。中国的社会和教育环境总体上还是差,I想孩子大了以后会送他去美国读书发展。


J:江苏人,麦基尔大学生命科学毕业,毕业后拿到移民,在一家魁北克的医疗研发机构工作,然后跳槽来多伦多,工作三年后跳槽到美国。J对魁北克的法语政策深恶痛绝,认为法裔靠语言和文化壁垒排斥外族人,觉得自己如果是法裔早就牛b了。15年回到江苏工作直到现在。

车房状况:南京两套自己名下,一辆宝马,但平日开一辆小福特“避免同事有想法”。老婆是南大某院长的女儿,两人相亲认识后火速结婚。

对加拿大态度:他认为在生活和工作环境上,加拿大和中国都不如美国,特别反感加拿大的高税收,觉得自己聪明才智换来的财富全都便宜了乞丐和老黑。J说自己法语学了那么多年还是磕磕碰碰,工作交流里经常言不达意,搞得自己都尴尬,回到中国没有了语言和文化障碍,活的更舒服,能升到更高的管理层职位,跟对了人和项目就能一飞冲天,比在魁北克舒坦多了。


K:上海女孩,拉瓦大学生化系,毕业后在魁北克一家化工厂作工程师,工作四年后回上海,在开发区委员会,期间一直保密自己已经更换国籍的事实。因为觉得在上海工作的压力太大,两年后又回到魁北克,回到从前辞职离开的公司,而且这次返聘得到职位还比以前离开时高了。回加拿大不久后和大学时期的一位老同学结婚。

车房状况:才从租住的公寓搬进蒙特利尔东北部新区House,一辆马自达一辆本田

对加拿大态度:非常好,社会和工作场所对女性员工很照顾。工厂离市区远,刚工作时她还不会开车,冬天起床晚又经常错过公车,结果老打车去上班,公司竟然很贴心的全部报销了。K非常赞同加拿大的福利制度,尤其是涉及育儿和教育方面的,表示以后一辈子都会留在加拿大。


L:四川人,多伦多大学毕业,从事trading相关工作。学生时代是大家口中的拼命三郎,读书拼命,健身拼命,喝酒拼命,工作后也是工作狂,每天只睡3小时。在皇家干了五年后回中国,在家庭背景支持下创业,继续延续拼命作风,目前发展已经上正轨,但本人健康状况恶化的厉害。老婆是他小学时的班长(!),婚后做全职太太带孩子,留在多伦多。

车房状况:多伦多北边和市区各一套公寓,一辆奥迪留给老婆,国内是伪.无车无房族

对加拿大态度:风景好,秩序比国内好,其他没别的了。中国,加拿大,世界哪里都一样,有钱才是王道,而要想有钱就要拼命。有钱以后哪里舒服就在哪里过,孩子大了领回新加坡或者国内读书,大学再去美国。爷当年因为911后签证被卡没去成斯坦福,儿子一定要送进去。


M:山东女孩,家境普通,为了追求男友来到加拿大, 但两人重逢后几个月后就分手了。约克大学Atkinson毕业,在一家小公司干了两年回到中国,进入一家和直升机业务相关的外企又干了两年。因为枫叶卡要满足五年住满三年的规定,M在纠结一番后还是回到了加拿大,在福特工作。至今单身。

车房状况:多伦多东部郊区半拼,一辆野马,据其说因为是福特员工,买福特的车有折扣

对加拿大态度:就那样吧,生活安逸,适合M这样追求安定没有大想法的女孩子,同样的工作强度换来的生活水平比国内家乡好。回家乡没意思,去北上广免了吧,没钱买房,更别说结婚带孩子。


N:东北女孩,家境普通,劳瑞尔的本科滑铁卢的Diploma,计算机科学专业,毕业后进TD做码农,后来转为可以在家on call的技术支持。N在TD时业余考了地产经济证,找了个东北来的装修工人结婚,两人主要财源是低价买破烂房子重新装修后高价卖出。夫妻俩非常能吃苦,为了赚钱全年无休。她老公每天从早修房子到晚,傍晚回来吃过晚饭就被她催促出去继续干活,一直忙碌到晚上十点回来睡觉,第二天一大早又继续出工。N和老公的生活模式就是存钱囤地盖房子再卖房子,利用组建工程队的机会,用工作签证慢慢把双方的父母兄弟都带出来,几年后一个接一个技术移民。

车房状况:一辆Van一辆皮卡,用于出工,一辆丰田用于日常。因为做地产生意,名下房产一般有两三套流动,自住北部郊区两百平House,开车到市区高速50分钟

对加拿大态度:N认为加拿大和中国国内没两样,在哪里都要忙,但东北老家忙不出啥玩意,这里忙的还能有些成果。国内经济发展的好,那可是好事啊,这样国内来买房子的也多,N卖房子的生意也好。自己一家人在加拿大生活稳定了,回国内还要从头开始,N说看父母兄弟愿不愿意呆在加拿大吧,他们愿意呆就不回去了,不愿意的话等哪天钱存够了就回去养老。


O:江苏人,父亲是江苏某市市长,O是麦基尔的本科,Polytech的硕士。毕业先玩了半年,再在一家台湾人开的外贸公司干了一年,然后回国了,在上海一家石化背景的金融公司。两年后枫叶卡过期,但O她表示以后不需要去加拿大了,不在乎丧失移民的问题。先生是从英国回来的,是她中学时代的同学,在上海从事咨询和投资行业。

车房状况:不清楚,就知道住在浦东

对加拿大的态度:很漂亮的国家,蛮好的,读书七年就当出去玩了一趟,但是毕业后找好的工作不方便,工作和生活还是回国好,在父母身边最舒服。国内的缺点是文化比较保守,工作上比较强调等级,不喜欢不同意见的人,其他方面都比加拿大好。说到教育,o觉得上海的早教和国际学这些年来越来越好,培养孩子不一定非要送国外和香港去。


P:浙江女孩,父母是国企领导,她是约克的经济类本科和研究生,毕业后玩了半年,通过家人托关系在中国银行在多伦多的分行干了两年,拿到枫叶卡后回了上海,在一家政府背景的金融公司工作。目前工作收入在百万以上,嫁给一个与父亲曾有业务来往的企业家的儿子,但老公是个不顾家的玩主,两人间的婚姻除了账单外和偶尔嘿咻一下也没有什么了,她在外面有情夫和小奶犬,老公也在外面包养小女孩,双方互不过问。枫叶卡已经过期作废,但她花了一万加币的律师费,通过难以描述的渠道又拿到了。

车房状况:不清楚

对加拿大的态度:无感。假期时偶尔会和情人回加拿大看看,除了山水好和人有礼貌以外,比北上广差远了,娱乐和人脉圈差的最远。P现在国内的收入和日子都挺好,表示肯定不会回加拿大长居,但枫叶卡还是先别丢,说不定以后哪天有用呢?


Q:湖北人,本科在科技大,研究生在滑铁卢。毕业后在Scotia做码农,因为是contractor,到手的收入很高,是朋友圈中完全靠自己收入买房的人中最早一个,缺点是没有退休金和福利。工作五年后,收入增长不多,跳到了美林,现在貌似依旧是码农。至今单身,炼成一个大宝剑专家。

车房状况:多伦多市区公寓,英菲尼迪

对加拿大的态度:刚工作的时候很舒服,突然间有了这么多钱,又是单身没有家庭负担,日子过得很潇洒。但不是本地人,来加拿大的时间太晚,文化和语言的障碍过不去,比较难从操作转到管理岗。长期来看做码农饿不死,但没有爬上去错过了一些转型的机会。想过回国,但怕国内竞争压力太大,像自己这样没有管理经验的技术人员很容易被裁掉。


R:北京人,迈克马斯特工程毕业,称自己国内在清华读过两年才来加拿大。毕业后进银行实习,本来合同都签了,但倒霉遇到金融危机才上班就失业。于是进入一家工程咨询公司,干了三年后觉得太累人,业务和经验上也没有太大的提高,跳槽到一家工程公司做auditor。工作期间认识了几个华人地产经济和装修包工头,就伙在一起盖房子了。他负责搞设计画图,办理许可,申请环保补助,顺便卖一些中国过来的小电器和家装材料。实际收入是朋友圈里算高的一位。妻子是迈克马斯特时期的同学,是一位AutoCAD画图高人。

车房状况:住多伦多西边郊区100平house,正在买地盖自己的dream house。日常开道奇皮卡

对加拿大的态度:R说在加拿大赚钱还是能赚到的,但作为外族人都是靠小生意小买卖,能做到高管的很少。华人开公司主要还是做华人自己生意,老一辈人都不能延伸到主流白人群体,生意都做不大,年轻一代人能逐渐争取到主流白人圈的市场和资源才是王道。R觉得加拿大社会挺公平,做小买卖和做高管的收入差的不大,大家都靠收入说话,社会地位是对等的,而家乡北京的社会阶层太复杂。至于回国,R国内的老同学都在盖大桥修隧道呢,别墅都是大地产在建,自己这种盖小二楼的本事回国找不到好工作,安心呆在加拿大吧。


S:上海人,父母是小生意人。蒙大毕业,在蒙特利尔开寿司店,把家里堂弟也移民过来做帮手。S现在已经开了一家分店,理想是存够钱盘下一家星巴克或者second cup,就可以坐地收租提前退休了。老婆是国内带来的,据说大学都没上过,当S觉得她长的漂亮又能吃苦干活,适合和他一起开小店过小日子,遂婚之。

车房状况:蒙特利尔Verdun老区一套小二楼,楼上出租楼下给兄弟住,自住新区house,老婆和自己各开一辆子弹头小van

对加拿大态度:S说自己很实际,不是一个有太多想法的人,从来没想过进大公司出人头地,移民加拿大就是为了过安安稳稳的小日子,所以选了方便移民的魁北克而不是竞争更大的多伦多。S现在有两套房子两家店,还有大把的现金流,孩子上的是私立。他自认为虽比不上一小部分国内的老同学,但在移民的华人中过的算很好了。


T:山东人,约克毕业。家里父母是生意人,但得罪了某官员被整,T读到大二时家里被抄了,学费和生活费都没着落,从此过上了日夜打工的苦逼生活。T用了6年才读完本科,成绩还很差,毕业后找不到正常工作,只能继续打黑工,直到有一天他的领班突然消失不来上班了,下面一圈劳动力中只有T有学历会说英语,老板就把他提成了领班,解决了身份和移民问题。T之后到一家商场里做柜台销售,赶上大陆游客越来越多的机遇,会普通话的他业绩很好,被一步步提升上去,现在是整个商场管理层的二把手。女友是一位加航的华裔空姐。

车房状况:市区公寓,两处楼花,公司配车

对加拿大的态度:因为家人的遭遇,T非常不想回中国,日常言语里对国内的文化和官僚多有微言。他觉得加拿大很公平,只要工作能力和语言能力过关,还是有机会向上爬的。T也清楚自己一路走来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机遇和运气,坦诚说如果当初一直困在工厂打黑工,他绝对会回国。


U:江苏人,家里是开工厂的,约克毕业。U在读书时就不适应加拿大生活,只跟几个要好的中国同学来往,除了上课以外,大部份时间就窝在家里打网游。U毕业后想立刻回国,但家人非要他在加拿大找工作移民,他找了大半年没进展,U的家人找到当地一个已经移民的生意伙伴,把U塞到了对方的贸易公司里面。熬了四年后,U拿到加拿大护照后就回国继承家业,再也没回过加拿大。回国后立刻结婚,对象是家族生意伙伴的女儿。

车房状况:学生时开一辆宝马,现在不知

对加拿大态度:没意思,没朋友,没老家好玩。环境不错,几家中餐馆不错,开游艇钓马哈鱼有点意思,此外没有好玩的了。U自己从没想过要移民,都是父母要求的。


V:北京女孩,家里从事石油行业,送她去奥博塔读石油和化工工程。V性格很活泼,喜欢旅游,喜欢尝试新事物,加之语言能力很好,和西人同学打得很火热。可V的相貌不太符合传统中国审美,平日里和中国同学说话时英语用的比中文多,渐渐就和中国同学圈子远离了。毕业后受到父母感召回到北京,进入了石化企业,但一年后就因为不适应国企的文化回到了加拿大,进了Ch2m,四年后和一名美籍拉美裔工程师结婚,目前长居美国。

车房状况:奥迪TT,住房不知

对加拿大态度:超好玩超有意思的国家,对待外族和女性员工比美国好,社会比美国更包容更安全,如不是因为丈夫工作的原因早就回加拿大了。很想回中国,想回去陪父母,但实在受不了中国论资排辈的企业文化,还有各路三姑六婆的议论,也不太喜欢父母给她安排相亲的经历,不理解为什么父母不愿意和她移民到加拿大来。


W:山西人,家里不知道是做什么的,在W14岁时移民加拿大,一家人都喜欢故意装作很穷的样子。W是在计算机专业,平日里重度爱好打游戏,某年暑假W发现有一个测试游戏的打工机会,从此进入了数字影视和游戏开发行业。毕业后进入一家数字动画公司,工作两年后曾短期外派回上海工作。前年开始公司要求HR本地化,不再提供外派津贴,回到上海要拿当地同行业的水平的工资,比之前的薪水降低了一截,但W还是决定回中国工作。

车房状况:上海地铁打车族,住房有公司补助

对加拿大态度:这个国家太受制于美国,经济危机后影响很大,美国那里一点风吹草动加拿大这一边就衰退了。中国发展很快,同事都很拼命很有想法,W本人也更喜欢亚洲快节奏的工作环境。W认为计算机行业是非常全球化的工作,在哪里工作生活都无所谓。


X:福建女孩,精算专业毕业。毕业后在一家保险公司工作了三年,回到了老家,嫁给了父母介绍的对象。现在老家当地一家事务所工作,很大一部份业务来自老公的家族,工作和生活都很舒适。

车房状况:她老公家连商务机都有

对加拿大态度:不愿意长呆,事业上只能靠自己个人的能力,进不到好的圈子也很难走到更高的平台,生活上很孤单,家境好又靠谱的年轻华人对象找不到,在当地的福建人大部份都是体力工人和开超市的,层次有点低,很害怕自己以后和很多看在眼里的中国大妈一样,活的又累又寂寞。但X也保留了加拿大护照,还和老公在加拿大当地银行里留有一笔投资。


Y:上海人,长的很帅,家里是上海本地做小生意的。毕业于蒙特利尔的康科迪亚,在CIBC工作。Y的家里条件并不好,大学第一年的生活费要靠Y自己打工去挣。但Y有一个很厉害的姨妈,早年去了美国,是微软的老员工,一直没有结婚生子,包办了Y他的学费和生活费,Y也直接喊她叫妈。Y在CIBC的工作相当于一般出纳,没有难度和强度,待遇也不高,但Y有姨妈的资助不担心生活来源。娶了一个香港裔的富家千金,女方在家看孩子,Y象征性的继续在银行上班。

车房状况:奔驰G,市郊区300平house,老婆家里名下

对加拿大态度:比上海压力小多了,中国餐馆和朋友圈也不缺少,比回上海过得舒服。工作没有挑战性,也没有前途,但对员工的福利蛮好的,Y因为工作认真还拿过去坐游轮的年终奖,他很知足。Y的家人在上海也不是大户人家,支持Y留在加拿大,回国后生活水平肯定不如在加拿大。


Z:东北人,滑铁卢数学系毕业。Z毕业后在一家小公司干了三年码农,拿到移民身份后就跳槽,投了一圈没能进大公司和金融机构,看房地产行业火热就考了证,加入了华人地产中介的大军。现在华人报纸上经常能看到Z为自己打的广告。Z没老婆,也是一位大宝剑专家。

车房状况:一辆阿库拉SUV,一辆道奇charger,自住东部郊区150平house

对加拿大态度:Z表示很多人误以为地产经济都特别有钱,其实自己的收入水平也就比一般工薪阶层高一点而已,和大富大贵差的远了。Z认为要回国一定得在30岁以前,30岁以后人就追求安定了,再要做出大变动的决心会很难,同时还要有过硬的经验,不然到不了好的平台,现实中其实蛮不容易达到的。Z认为经济人这种职业是靠Networking赚钱,长期看比单纯靠技术吃饭更有利,但network稳定以后就不要再随便搬迁了,否则一切还要重头再来。


答案有偏颇之处

留学生群体在年龄,语言,学历人口和就业机会这些方面,相比去直接从国内落地到加拿大的新移民有太多优势。留学生一毕业能做到和达到的,普通新移民经常要曲线奋斗几年才能达成。

留学生家庭在国内也大多是中上层,回国后也常能有家庭资源和关系网支持,不宜作为社会普遍现象看待。

2010年以后,北上广深的中高端行业工资水平已经追平甚至超越国外,这段时间以后毕业的留学生选择直接回流的更多。


码农,金融蚁,工程锤,这些在中国和加拿大都容易找到工作。但要注意,很多专业和特长在加拿大很难找工作,至少对新移民很难。不要拿冷门专业的待遇和热门的比。反之,一些在加拿大有需求的行业,在国内也不一定会去做。

------------------------补充答案,再放一些非留学生以及“生活不太如意”的例子

1,上文中A的室友,和A是高中同学,父母也是国电系统的中层干部。性格有点叛逆,不喜欢按照父母的想法读工程,而是选了一个冷门的学科。毕业后比A还难找工作,但运气好,在签证快要过期时进了一家和加拿大环境保护部门有关联的NGO。干了两三年后,1觉得工作环境太艰苦,而且总看着周围一群A一样学商科的同学混的都很“发达”,头脑一热裸辞,找了一圈工作后没有满意的就回国了。之后在国内考过公务员,托过父母关系进过亲戚的公司,在老家,上海深圳广州都混过,干过很多杂七杂八的工作,没有一个坚持超过一年的。30岁以后又回到了加拿大,回到当初的NGO从头干起。现在做环境项目的coordinator和培训员,收入不算高,但工作环境轻松。

对加拿大和中国的想法:1觉得自己年少无知,年轻时不知道自己要什么,认为自己是个很能闯很能混的人,但到头来发现自己还是喜欢安逸的环境,回国的经历算是走了一条大弯路。1也觉得如果当初听父母的话,学热门专业然后回国凭父母关系进入体制,可能今天的收入和地位会高一些。但如今不想回国了,父母已经退休帮不上忙,家乡类似自己背景的老同学收入和地位都比自己强,回去怕被人看不起。


2,上文中B的师兄,技术移民加拿大,因为国内的学历不被认可,回到大学重修计算机,上学期间兼职给小公司写代码写网页,有时候把做不完的活转给B干,让B赚点小零花,两个人关系挺铁。因为2习惯了兼职的自由,毕业后不想找正式的全职工作,生活模式就是没钱了写代码有钱了出去玩,逍遥的过了两三年,言语间还特别鄙视追求大房子和名车的“庸俗中国人”。B进入CIBC的那年,2回国相亲,和女方认识不到一个月闪婚,老婆半年后和2回到加拿大。俩人一开始过得很好,可不久后女方开始抱怨起2没有全职工作,说他天天在家有一班活没一班活的不是个状态,催促他出去找一个全职工作,时常用“你看看人家B比你年轻都买宝马了你还在开二手福特”这样的言语怼2,夫妻间进入大吵大闹的生活模式。

B等老同学给2介绍了很多工作机会,但2觉得自己过惯了无拘无束的生活节奏,去办公室上班坐不住。最后,B给2找了一个在某小镇政府IT部门的工作,岗位管理轻松,实际工作量只用上半天班,剩下来半天呆在办公室发呆就好了,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反正比回家被老婆白眼强。从此2和老婆搬去了小镇居住,和我们再没有联系。

对加拿大的想法:2的故事是B描述的,我本人和2不熟,不知道他自己的想法。按照B的评论,加拿大安逸的生活环境有时候对青年人是一个陷阱,年轻时靠打兼职可以活的很潇洒,但有了家庭以后只靠兼职是不能养家的。年轻时错过了上升期,习惯了轻松无拘束的洒脱,人到中年时各种问题就冒出来了。不过,B说如果自己打定一辈子做个单身汉,肯定和2一个生活节奏,“谁不想这么过?谁他妈想上班!”。


3,G曾经的老板,R的生意伙伴之一,一位福建来的中年大叔,从没描述过他是怎么到加拿大的,我们估计是偷渡。这位大叔来加拿大后做过后厨,打过乐伯工,后来听人推荐开始学做暖气工。大叔拿到身份时已经快四十了,却坚持回大专重修课拿到了专业资质,按说当时在华人学徒中真正有科班资质的不多,大叔他的老板很器重他,可大叔不是久居人下的主,拿到执照后就自立门户单干,而且前几单抢的就是前老板的客户。于是他被圈内打上了黑名单,所有华裔经纪人都不给他派活,所有华文报纸不登他的广告。大叔说他那时气的呀,不给他做华人生意他就不做呗,去啃老外和阿三的生意。靠着吃苦耐劳,打价格战,给回扣,吞并打压等等一番后,十多年来也算颇有家业了。

大叔说他没来加拿大前在福建老家有老婆和女儿,可二十年来从来没联系过,亲生女儿也不认他,不愿意来加拿大和他过。大叔有钱之后汇款回老家,给女方家里盖了几栋楼,补了他留在国内的女儿一大笔的抚养费和嫁妆,自己在50多岁时在加拿大找了个20多岁的福建小妹为他“续房”生儿子。我认识大叔时,他小老婆怀了第二胎男孩,大叔买了块地找R来帮着设计建造一个dream house送给小老婆。

对加拿大的想法:大叔说老家人当年“脑子都有拐”,不管过的好不好一定要出国,没钱就找蛇头借钱出去。大叔称自己年轻时也是个知书达理的“翩翩君子”,如果不是周围乡里一定要出国的舆论氛围,宁可回老家做个教书匠,也不会在加拿大一黑三十年做个暖气工。“人都是逼出来的,来加拿大前我哪想到下班辈子要修暖气机。我要是留在老家,不会像现在这么有钱,但大雪天半夜里爬高修户外机这种事,要有下辈子绝对不干了。”


4,I刚工作时的上司,一位东北大妈,在国内是体制内石化企业的工程师。大妈是个奇女子,大学时的男友因为89事件被大学清退,年轻的大妈一路追到对方四川老家,把男方拽回北方和她一起过。俩人婚姻被双方父母反对,大妈就从家里搬了出去,此后很久再没和父母见过面。后来大妈一边在体制内上班,一边在外面揽私活,被领导批评警告,她一气之下就想移民,最后竟然真通过了!全家遂搬到加拿大。这里要提一下,大妈的女儿是她19岁时未婚怀的,周围人都劝她拿掉,大妈死不同意,偷偷生下来养在好朋友的老家,和男方结婚后才接回去。女儿上大学时,大妈她自己还不到40岁,这是她很得意的一点。

大妈来加拿大后英语不好,国内的学历和经验不被承认,找不到正式的工作,全家蜗居在地下室里,她男人在经济和精神的双重压力下抛开妻女自己跑了。时运转机是在大妈认识了I所在公司日后的老板,这位老板当时才成立了一家小公司,承接政府外包的测绘任务,正招人。大妈入职后展现了惊人的工作能力和耐力,什么活都接,没日没夜的干,一个女人顶5个男人的工作量,然后老板给她开相当于三个工程师的薪水。再后来老板搞了个外包油服业务,大妈说这是她老本行呀,跟着老板转行到了现在的公司。

对加拿大的态度:大妈对移民加拿大一事很感慨,说自己可能是年纪大了以后脾气变好了,不像年轻时那么暴烈,如果当年脾气能像现在这么好,也不会一气下离家出走,不会冒然从体制里跳出来出国。大妈表示来了加拿大以后才发现现实的困难比想象中大很多很多,第一代移民语言和文化上永远无法达到当地人的标准,带来交流和人脉上的大问题,事业发展上会碰壁,工作以后经常遇到其他人利用她语言和交流能力的劣势给她挖坑,或者搬弄是非抢她的功劳,好在老板头脑比较清晰对大妈不薄。大妈劝I在小公司不要长呆,有经验后去大公司,即使大公司的待遇和发展有可能不如小公司,但大公司按章程办事,对少数族裔员工更加公平。而在创业型小公司更强调个人在沟通和博弈上的能力,除非运气好有一个看重你的上级,不然少数族裔是会吃大亏的。

大妈表示自己老了以后一定会回中国,一个人在加拿大过的久了,觉得有一个家庭才是温暖和倚靠。她在加拿大买了房子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想联系二十年没说过话的父母,接他们来加拿大一起过。大妈觉得来加拿大最值得的一件事是把女儿培养出来了。大妈还没钱时,她女儿学乐器的开销完全靠公立奖学金和补助。有钱之后,大妈就不鼓励她女儿去申请奖学金了“你妈有钱付得起你的学费,奖学金的机会应该留给其他想读书但没钱的娃子。”


5,我初中同学,那时她是隔壁班的英语课代表。5在魁北克省读的大学。学的是会计类专业,毕业后进了一家保险公司,申请了魁省移民。5的法语不好,上班时和周围人在沟通上有很大障碍,这让她很郁闷,干了一年就辞职了,跑到多伦多找工作。5离开了魁北克省后很大意的把自己的联系方式也改到了多伦多,移民局立刻发信问她为什么申请魁省移民却不在魁北克工作居住,发了一串很长的质询信函。5没有认真回复移民局的问询,结果移民申请被拒了,她听说这样会让自己上黑名单被遣送出境,吓得她立刻想再申请一个大学留在加拿大,但也没有成功。慌乱之下她选择找一个已经拿到永居卡的同学结婚,攀上一个比我们大近十岁的某男。此后的一两年里5一直心惊肉跳的等着配偶永居卡下来,期间既不能工作也不能上学。这位男士倒也厚道,买房写上了5的姓名,但地址实在是太远了,当时也没有公共交通接驳,每天她老公开车上班出去后,5就呆在家里哪里也去不了,在家养了一年猫。

后来,5的永居卡是拿到了,但她在家呆惯了不想再出去上班。一开始她是想把男方作为跳板,拿到身份就离婚,都不愿意和男方行房,而男方也是忠厚老实,从未逼迫过她什么。相处一年多下来,5觉得男方其实挺好的,收入不错脾气也好,两人就真的生活在一起。有了孩子以后5就做全职妈妈,现在已经生了三个女儿。

对加拿大对中国:5父母的家教很严,对她有很高的期待,非常反对她为了留在加拿大随便找个人结婚,更反对她什么都不干窝在家里。5嫌家人烦得紧,有一段时间就断了和父母的联系,后来孩子都出来了,她父母也不再说什么,就劝她回国把外孙带来看看。5常和我们表示,国内现阶段对选择做全职妈妈的女人还有很多不理解,国内同学圈里总是有人八卦周围某某女同学呆在家里被鄙视有多惨云云,所以她很怕回国。


6,M的男友,因为他名字里带一个康,也因为他的三观以及对M的态度,被我们调侃为“杨康”。杨康的父亲是一家国有银行地区分行的行长,母亲是当地国有大商场的总经理,家境可以说是挺不错的。康兄弟读书不行,但总能找到一两个成绩很好的女同学认真帮他写作业划重点改论文,或者无怨无悔的帮他做饭,借他钱花,等等。康兄在大学最后一年发掘了一位相貌平平但家庭背景很有来头的女生,从此只和这位女生在一起,和之前所有的男女同学都断了联系。

这位女生家人住在温哥华,康兄毕业后也就去了温哥华,一直玩玩乐乐,没有找工作的动作。女方家里对他有些意见,表态说女儿不需要他赚很多钱来养,但一个男人至少应该找点正经事情干干。一两个月后康兄找到工作了,国内家里还给他汇来一大笔钱,但同时他爸在银行里也被“提前退休”,据说是为了儿子的工作和存款做了一些“利益交换”的事情被查处。

对加拿大和国内态度:6去温哥华后的故事是通过他妈妈的嘴巴讲出来的,当时6才和女方结婚,正在担保为父母办理团聚签证。6的妈妈表示加拿大环境好,压力小,儿子喜欢呆在那里,只要儿子觉得幸福快乐,做父母的什么都愿意付出。


7,江苏人,U的牌友。他无心向学,只上了语言班和大学第一年,之后就再也没有注册过课程。在学生签证剩下来的3年里,U把家里寄来的学费全都做了零花,平日里闲着就打打工,在Yorkbbs上做些小买卖,把钱花在吃吃喝喝,约炮友,买了一辆好车和一大堆奢侈品这些事情上面。钱花完了之后,签证也到期了,7想着回国,便买了张名校的假文凭给家里交差。神奇的是,据说这个文凭也不算假,是正规大学里的内鬼通过篡改注册信息办理出来的,还通过了使馆的留学认证!

7回国后先在老家的某个外企混了一段时间,但除了吹牛以外没什么真本事,水平露馅后很快被辞退。然后7加入了留学中介的行业,在金吉利,新东方都干过。7能说会道,而且对做中介这行特别有热情,业务能力超级强,在几家中介都能做到“首席”,自己手里攥着一大片“假日游学”的客户资源,自己办过不少次移民和留学的讲座,是家乡留学中介圈子里的红人,后来很多江苏来加拿大的学弟学妹都知道7。

前些年,趁着政策收紧前,7卖了一套南京一套昆山的房子,把钱转移了出去,又做了些假材料称自己在中国干的是动力工程师,带着老婆办理移民加拿大,自己逐渐淡开留学生意,转型成为一家幼教机构的“合伙人”,远程遥控在国内事业。

对加拿大的态度:7在国内逢人就说加拿大非常非常非常好,环境妙工作多,人民素质炒鸡高,中国现阶段乌糟傻逼太多,一定要留学,一定要移民。假期回加拿大见到老朋友时就说中国形势和发展好的那个一比呀,遍地都是机遇,中国梦全球第一,他幸好回了中国,现在钞票大把大把的,否则在加拿大混日子结果肯定变成猪头一个。


8,这算是我们家一个远亲。50后,早年在改革开发的大潮中,卖电子元器件赚了几千万家产,拿出一半的钱投资移民,两千年前后登陆加拿大的。8一家把能动的钱都转到加拿大,被政府和移民局封冻5年,5年以后才能取出来用,一家人在加拿大的头三年里过得很艰辛,反正我们家是不理解为什么他们不把国内挺多的钱再转移过去一些补贴家用。一家睡阴暗的地下室,省两张车票钱走几公里路去买菜的事不提,网上很多中国人在国外占便宜的猥琐做法,8他们干过很多,比如骗领失业保险啦,买了辆破车还舍不得开,倒还天天去蹭车蹭饭啦,如此如此。

我爸妈揶揄过8一家人,说你们在国内也算是款爷,移民过去活出这样图个啥?8说这都是为了女儿,为了后代的教育。8的女儿确实很厉害,学医,还有奖学金,但8算了一下学医的周期,发现还要养女儿那么久,就劝女儿半途中转去学药,好早点出来工作赚钱。我们家听到他女儿抱怨后,实在不知道该说啥。

后来8一家投资的钱能取出来了,国内的生意也慢慢变卖,换成又一大笔现金出国。8买了很多公寓和楼花做房东,老婆做收租婆,自己每天在电脑前炒股票,中国的股票。

对加拿大的态度:加拿大什么都好,中国什么都不好,而且不是一般的不好,是从社会,道德,到人性,到制度,都一塌糊涂的不好,8和他老婆每年过节在餐桌上都要说一遍。有一次我爸妈实在听不下去,怼他们家说:“你们家几千万不是在中国赚的呀!你们在中国赚钱的时候,干的那些乌七八糟事情不和你们嘴巴里面讲的一样一塌糊涂呀!”


9,我出国前在雅思班认识的一家30出头的青年人,男女都是工程师,技术移民加拿大,交换了QQ一直保持联系。我自己到多伦多读书后联系过他们,男方说自己在IBM,只是很慢没时间出来带我转转。后来我知道,男方当时在读夜校拿certificate,白天在一家商场里的餐铺打工,女的读英语班拿补贴。男的后来确实进了IBM,不过不算正式员工,是contractor,女的打打零工。俩人存了一笔钱以后,跑到滑铁卢盘下一家杂货铺。又过了几年,快40岁的时候再存了一笔钱,把杂货铺卖了,凑了钱跑到温尼伯格加盟了一家披萨外卖。

卖披萨以后,9一家经济状况好转了很多,买了好车和大房子,但起早贪黑的干,还是挺累的。

最后一次见9一家时,他们把披萨店又卖了,加上以前的存款貌似是很大一笔现金,两人表示短期内什么都不想干了,就想好好玩玩放松放松。

对加拿大的态度:很少听他们评价在加拿大的生活,男方说过自己的理想是进庞巴迪工作,但语言不行。女方说二十几年下来存下了钱,来加拿大的选择算是没有亏。

2018-04-20 00:00:00
回复 移民加拿大,你们后悔了么?
回答数1
收到赞81

混知乎时间不长,没想到戾气还挺重。

很多人私信我,加微信交流,只要能帮忙的,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也有很多人关注点在于做代购这件事,极尽各种讽刺。

是的,我在做代购,光明正大,我老公已经全职工作,在探讨了各种利弊之后,我们决定维持这个状态,家里需要有一个人时间灵活,接送孩子。

这不是个轻松的活,这不是代购帖不想细说,想说的是,加拿大移民好不好,会不会后悔,没有统一答案,每个人条件不同,性格不同,机遇不同,题主抛出这样的问题,大家根据自己的感受作答,相信看答案的也都会有自己的判断,我想强调几点:

  1. 也许有人有非常强大的本领,作为新移民也可以迅速把国内的工作经验延续过来,找到和国内待遇、成就感都相当的工作,那恭喜你们,也真心钦佩。但我身边绝大多数人是需要降低标准或者干脆重新择业的,包括我自己在内,如果连这个心理预期都没有,那显然会被落差击垮。
  2. 不管从事什么工作,生活遇到什么困难,不忘初心很重要,你选择移民与否有没有那么关键的一个砝码?我有,如果北京没有雾霾我不会选择移民,我对北京生活的方方面面都非常满意,但雾霾对我而言是绝对因素,所以你不能这边的短板去比国内的长处,又想占着好空气又想有成就感请得起阿姨雇得起司机。
  3. 在加拿大,很多华人改行的方向是做房产经纪、保险经纪、移民顾问,我不认为有什么高低贵贱,我的标准是只要凭良心和本事赚钱就该竖大拇指,这一点在我来加国之前也没想到,以前还是会本能的回避做销售类的工作,但来了以后心态完全不同,你可以说是被逼无奈,但我始终认为一边吹嘘国内多风光抱怨这边多凄惨一边赖着不肯回流是对自己最没好处的心态。
  4. 对那些已经选择回流的,我觉得也值得钦佩,回国也要重新开始,而且也要面临心态的调整,我觉得既然选择回去就放平心态好好享受国内的成就感和便利,犯不着跑到我帖子里微信里喷我,你不认可我的观点没关系,但你特地跑来喷我就代表你心有不甘啊,你心有不甘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再过些年孩子大了环境状态有变化也可能会重新选择,大家只是说当下的心态而已,犯不着跟我置气。

就说这么多吧,已关闭评论,请喷子绕道,我没有在网上跟人吵架的习惯,但也绝对不容忍你跑到我微信里添堵。谢谢。





有很多不如意的时候,比如节假日孩子牙痛得哇哇大哭跑遍全城找不到营业的诊所,比如不会开车举步维艰一旦老公出门就觉得被扔在山里,比如被迫重新择业跨出自己的舒适圈重新学习重新开始,但没有后悔过。

第一,其实多数移民最容易后悔的部分就是工作与收入。我和老公在国内都有很好的工作,在职场的发展已经进入成熟阶段,不用卖命辛苦,收入稳定。但我们不是高管,也没有特权,只是在外企打工的管理层,心态上做好了充足准备,期待很低,我老公动手能力很强,不介意转行,他来了以后在找工作的同时就开始学locksmith,我本来是带着国内的工作来的,但来了以后被前公司放了鸽子所以开始转行做代购,其中当然有落差和委屈,但是还好,没有后悔过。同时,和我同批登陆的小伙伴已经开始回流,其中大多数都是在国内有超棒的国企高管工作,他们比我们更难适应,因为落差太大,也很难放低姿态重新开始。

第二,我们选择的定居地在温哥华,气候上完美,虽然冬天多雨,但是和北京长达四个月的灰色相比,我觉得没什么可抱怨的,我非常怕冷,所以没有考虑其他省份,但我们在经济上的压力也正是源于定居地,温哥华的房价太高,对于工薪族来说,房贷压力还是蛮大的,吃老本是常态,在日常用度上肯定比在国内时要拮据些,会有不方便的感觉,但谈不上后悔。

第三,我和老公的英语基础都还不错,我们都是语言专业出身,虽然永远无法达到母语水平,但日常生活、学习是足够的,工作上虽然无法做到游刃有余但基本够用,这一点是很重要的,如果语言不好会觉得寸步难行,连买个菜坐个车都变得吃力的话,会非常有挫败感,接下来就是后悔。

第四,来了加国以后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反而更加亲近。在北京我们朋友不少,但很多时候一年也见不到一次,都只是朋友圈互动一下,尤其有了孩子以后,更难得聚一次。我们来这边的第一个春节,就在朋友、邻居家各种聚会,孩子们玩得不亦乐乎,反而觉得比在国内热闹很多。或许正是因为大家都背井离乡,没有家人,反而更重视友谊。就在昨晚,我一个人张罗了十个菜接待四家人在家里聚餐,在国内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这个激情了。

第五,人到中年重新开始,是艰辛但也是机会。讲真,我们这种半路出家的中年技术移民在加拿大要成就事业可能性不大,但被逼着重新学习,重新开始,比起在国内早早变成油腻大叔大婶,对什么什么都激不起兴趣,谈到什么都一肚子怨气,要好很多。

以上。

2018-02-19 00:00:00
回复 移民加拿大,你们后悔了么?
回答数9
收到赞69

说几个后悔的。

那时候我刚来,住在一个家庭旅馆,听女主人闲聊,说了去年年底来了一家人,落地就正值前所未有的寒潮,大雪没膝盖,然后零下四十度。他们一周时间连枫叶卡都不要了,全家立刻回国。

第二个是我认识的上海女人,她后悔就后悔在把上海房子卖了。天天像祥林嫂一样跟所有认识的人吐苦水。问题是当年要出国移民的是她自己哎!为了移民,义无反顾卖房,不顾丈夫反对。好了,后路没有了,回都回不去。她老公是个好人,反过来安慰她,自己也找个还不错的专业工,收入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养老婆孩子够了,何况当年上海卖房的钱也没存着,已经买了这里的房子。

奈何女人心态失衡,她找不到工作家里蹲,老公都没意见她受不了,看见国内朋友晒幸福,看见上海房子十年如一日涨涨涨,旧日房子不卖她都千万富婆了,亏大发了啊,堵的难受。

第三个是夫妻两个带个15岁小孩落地,半年时间没找到专业工,打定主意回国,正好国内单位还留个位置,哪怕重新买房子都行。结果他们家小孩不愿意回国,说你们走,我一个人留下。这下呆掉了。为什么,小孩喜欢这个学校啊,信心膨胀。最后你猜怎么了,居然真的让小孩一个人留下上学了,夫妻两个每半年轮流飞过来一个星期探望,寒暑假小孩自己坐飞机回国探亲。2年后小孩去滑铁卢读计算机了。

第四个是一批人。这些当年被移民公司广告吸引来的2000年左右落地老移民。他们没有赶上国内房子价格上涨的一波,来的时候手里没钱,起点太低,偏偏经济形势还不好,全扎在多伦多,满大街都是大陆新移民,打累伯工都不好找。几年混下来,好不容易攒点钱,一看新来的大陆移民才来就有钱买房,跟他们抢着买,那个后悔啊,气的啊。

其中有些人比较幸运的找到好点专业工也上车买了房的还好。

有些就惨了,累伯工干的心态失衡。再加上家庭失和,很多女的看不上男的赚不到钱社会地位低下还脾气老大。

当年在天涯,看到一对女孩写的帖子,她们的父母就是那样的老移民,闹离婚,小孩子都受影响。这对女孩还真不错,自强自立,从家里搬出来自己住,打工挣钱上学:[生活札记]【聚焦推荐】东土西海18岁的加国天空_海外华人_天涯论坛_天涯社区

移民就是你整个人生的大转折啊,哪怕是加拿大这样一等一的好地方,也不是所有人的最佳选择。

不过呢据我观察,移民后悔率呈现先低后高再低的走势,近年来,移民过来的已经没有什么天真受一顿忽悠就不顾一切移民的人群了,都是前思后想,慎重考虑过的,大部分人已经有过直接居住体验,经济实力也很强。他们也往往国内留好后路,至少有个房子。

2017-12-24 00:00:00
上一页 1 下一页